是甚麼樣的旅行,在第一天,一下飛機,就達到高潮?

先說說坐飛機好了。長谷川有幾句很容易激怒別人的經典名言,其中ㄧ句就是「如果沒有坐過Etihad,不要說你坐過飛機。」為了要跟可惡的長谷川平起平坐,這次說甚麼都要搭一下。

一上飛機大家都非常安靜,因為整個機艙的乘客都忙著欣賞空姐,尤其是亞洲跟中東混血的那款,真是美到令人腿軟,當她們靠近的時候還可以聞到一股神祕的東方香氣。坐我旁邊那位美國老先生偷偷跟我說,當空姐問他「茶還是咖啡」的時候,還緊張到忘記呼吸,自從他二十五歲以後就不曾感受過這種戀愛般的滋味了。這其實也不能怪他,誰叫飛美國線的空服員都是一個人可以把走道佔滿的大嬸呢?Etihad的座艙內部裝潢以香檳色為主軸,點綴高質感的茶色,搭配空姐性感又不失典雅的制服,整體的畫面真是心曠神怡,難怪都沒有人在看電影。

飛機上的餐點非常嚇人,燙金字的菜單洋洋灑灑列出四種主菜供大家選擇,餐具與餐盤當然也不是一般的塑膠材質,閃亮的不鏽鋼刀叉搭配白瓷餐盤才能襯托餐點的精緻可口。

才六個小時的飛行時間,機上就為乘客準備了全套的過夜包,厚棉襪、眼罩跟耳塞一樣也沒少;毛毯用相同茶色系的防塵套包住,質感綿密而柔軟,這規格完全是走精品路線!視聽設備則是搭載舒適的真皮全罩式耳機,細緻的音質完全沒有被飛機的引擎聲干擾。音樂頻道更有特色,第一個選項就是大叔朗誦可蘭經,遇到亂流的時候可以馬上得到阿拉的祝福。

吃了飽飽以後燈光也暗了下來,性感冶艷的空姐來提醒大家該睡覺了,坐我隔壁的美國老先生明明剛吃飽,硬是按了服務鈴吵著還要吃點心,結果空姐二話不說,端上一整個托盤的點心組,有熱咖啡、熱奶泡、精緻的糖罐還有一盤小餅乾。

「這就是豪邁的產油國啊!」我讚嘆。隔壁的阿婆看到,當然是不甘示弱也叫了一份,大家就在這不斷的亂按服務鈴,亂叫東西吃,亂鬧空姐的快樂氛圍下,渡過了愉快的六個小時。

下午三點抵達約旦的首都安曼,是個溫和的好天氣。在機場門口搭乘接駁車到abdali bus station,感覺就像事先演練過般的順利,嘴角不免揚起驕傲的笑……

不過,整趟旅行,順利的部分就到此為止了。

坐了45分鐘的車,到了abdali bus station,門一打開,有約莫20個烏漆媽黑的中東大鬍子男人把我團團圍住,發出低沈的「taxi~~to downtwon~~taxi to downtwon~~~taxi~~to downtwon~~」,還想伸手強行把我的行李拖到他們的計程車上,我對著他們大吼,奮力搶回我的行李,躲到角落趕快研究一下地圖,我看了比例尺覺得市區應該不遠,相信沿著Al-Malek al-Husseinn St 就可以走到。

我拖著一個大皮箱,背著一個後背包,還斜背一台單眼相機,好不容易走了十分鐘,髒話都要飆出來了,發現眼前是還是一片荒涼,這時候天色已經越來越暗,我心裡也越來越慌張,心想算了,花點小錢作計程車好了。好不容易在路邊找到一個帶著兩個小孩的回教媽媽,跟他說我要去市區,請他幫我招一輛計程車。我想,這樣應該安全一點,至少這招在台灣是管用的。

司機先跟我開價4JD,簡直是徒匪!我之前爬文是1JD,討價還價結果還是以3JD成交,眼看著天色暗了,我只想安全的趕快回到住的地方……

下了車,掏出我身上的大抄10JD,我還怕司機不找我錢,先問他有沒有7JD,我看他手上拿了一疊一塊錢的鈔票便安心的把錢給他,想不到,數了一下,司機只有找我6張!

搞什麼!我跟他理論,為什麼少找我一張?那個中東黑色的男人開始胡鬧,說什麼原本就是4JD,我整個火大,跟他在路邊吵了起來!看我是一個落單的東方女生就敢欺負我, 一定要比他大聲!

不料,這些在路邊的計程車司機都是很團結的,我發現越來越多圍觀的中東黑男人,每個人都七嘴八舌幫他講話,唉,算了,吵到沒力,而且勢單力薄,不想浪費時間了,還是早點回去休息的好!

於是我放棄了,拖著行李準備回房間休息,這時突然發現原本外掛在大行李箱外面的一包雪衣,被割走了! 行李箱上的拉鍊也被破壞!分明就是那個司機,趁著我跟他理論那一塊錢的時候,偷割我的行李!

氣!!!!

太氣了!!!!

欺人太甚!!!!!

這雪衣是過幾天要去沙漠過夜,抵禦零下十度的惡劣天候用的,沒了這件雪衣應該會凍死在沙漠。我找民宿老闆哭訴,剛好,我在吵架的時候,他們家的小弟在外面看熱鬧,知道那台計程車是什麼車行,什麼型號的車。我跟小弟七嘴八舌跟民宿老闆解釋整個經過,老闆英文不好, 眼神凝視著遠方,下了一個很虛的結論。

「No Good…..No Good….. 」老闆用他僅有的一點點英文能力,努力的表達了他的悲憤。

老闆想了一下,決定差遣小弟帶我去警察局報警,碰碰看運氣。所以,我下飛機的第一個景點是……..

警。察。局。

怒氣凌駕了恐懼,當小弟還在外面躊躇的時候,我早就大步的走進警察局,一群黑色的中東男人把我團團圍住,問我的名字,問我要幹嘛,問我從哪裡來,還問我今天好不好,仔細一看,這些人都沒有穿制服,分明就是一群無業遊民在警察局裡打屁聊天,一人一句,吵死人!看到這個景象我更生氣了!這個地方怎麼搞的!騙我的車錢,偷我的行李,連報個警都要被騷擾。

「叫你們局長給我出來!」我也不知道哪來的狗膽,拍桌子大叫。

中東的婦女,每個都是蒙到剩下眼睛,這些男人長這麼大,應該還沒看過這麼兇悍的女人,小弟原本已經踏進來了,又被我嚇到後退到門外。

瞬間,這些黑色的傢伙真的都安靜下來,讓出了一條路,接著一個類似警長的人走過來,請我冷靜,然後要我去警長的辦公室裡坐下。

警長的辦公室超屌,後面有一堆用手寫的檔案夾,最正點的是,角落還有一個籠子,裡面還關了一個犯人。

我跟籠子裡的這位大叔面面相覷十幾分鐘,他一直跟我作鬼臉,露出一排黃黃的牙齒對我笑,警長走了進來還跟他打招呼,這傢伙肯定是這裡的VIP。

警長在我的對面坐下來,那ㄧ群亂七八糟的民眾也跟著擠進來,有人手上拿著晚餐在吃,還有人自備小板凳,大家吵吵鬧鬧把我跟警長團團圍住。

「這位女士,妳從哪個國家來的?」警長從抽屜拿出老花眼鏡戴了起來。

「我從台灣來的。」我翻著白眼,不耐煩的回答。後面的民眾開始騷動,警長皺了一下眉頭,緩緩拿下眼鏡,低聲的跟其他人交談了起來,這時候晚來的朋友就只能站在最後面一排,不時還要大吼前面的人,叫他們蹲下。現場的民眾討論了約十分鐘,警長搖搖頭,從抽屜拿出一張泛黃的世界地圖,請我告訴他們台灣到底在甚麼地方。我嘆了一口氣,伸手指了一下台灣的位置,現場的民眾同時發出「喔  …..」的那種「原來如此」的驚歎。

接著,警長作了一個貌似很慎重的筆錄,經過ㄧ連串冗長而沒重點的問答之後,警長請我把護照拿出來。在我拿護照的那個瞬間,這群圍觀的民眾全部撲了上來,想看一下台灣人的護照長甚麼樣子,每個人都伸出指甲黑黑的手來跟我搶。

護照,是每一個出外旅行的人都會用生命保護的東西,有這麼多人同時想跟我搶護照,我當然是卯足全力抵抗。一陣大吼跟拉扯之後,我搶回了我的護照,同時啪的一個轉身,警長桌上的電腦螢幕被我不小心架了一個拐子,狠狠地摔在地上,玻璃,碎了一地。

「喔  …..」  圍觀的民眾再度發出驚歎,這次聽起來有點哀傷。

「 喔不!喔不!」警長慘烈的低聲哀號,把臉埋進雙手中,不停的搖頭。旁邊的民眾每個人都伸出手來拍拍警長的肩膀。

「這可是我們全安曼市警察局唯一的一台螢幕啊!」旁邊有點鼻音的大叔說。

「以後怎麼玩接龍啊!」比較矮一點的那位小哥沈痛的問。

「而且這台螢幕我們申請了兩年才被核准」在人群最後面,被關在籠子裡的那個犯人,大聲的補充說明。

看大家這麼傷心,我也急了。「沒關係啦!這我們台灣很多,我叫我朋友長谷川寄一台給你們!」我話一說完發現不對,這種映像管螢幕,台灣應該買不到了,可能要去問一下資源回收的阿婆那邊還有沒有貨。

現場民眾又討論了很久,警長打了一通電話報告上級,最後警長很無奈的說,「這位台灣來的女士,因為妳是破壞公物的現行犯,我們必須暫時羈押妳!」話一說完,就請我也進去那個籠子坐一下。

我一看大事不妙,馬上在茫茫人海中找到那個陪我來報案的民宿小弟,大聲的跟他說「你快去找老闆來救我!快!現在就去!」小弟似懂非懂轉身就跑,我也被警長請到籠子裡去休息。

好在小弟相當機靈,民宿老闆沒有讓我等很久就抵達警察局,這時圍觀的民眾已經排到門口了。老闆走進來,跟警長馬上熱和了起來,警長還泡了茶請老闆喝,兩個人有說有笑還拿出棋盤下了ㄧ場棋,很明顯的這兩個人根本沒有在討論我的事,我實在很怕老闆下完棋就拍拍屁股回家,忘了他是來救我的。幸好這兩個老男人喝完了茶,耳鬢廝磨了一陣後,警長心情大好,請圍觀的民眾讓一條路放我回去,都已經弄壞人家的電腦了,我也不好意思再吵著要回我的雪衣。

民宿老闆跟小弟匆匆的跑回去民宿忙了,留下我,在晚上十點的安曼市區漫步,十幾度的低溫伴著重重的水汽,一陣一陣滲進皮膚裡。晚上十點的安曼如同鬼城般,走著走著,覺得有點孤單。

「如果現在阿陶在我身邊就好了。」我對著自己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