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ikh Hussein Bridge是約旦跟以色列最北邊的關口,聳立在一片看不見底的荒野中,陸地上唯一有生命的東西是幾叢稀疏的椰棗樹,因為北邊的關口人煙罕至,常常是毒品走私或人口販子企圖闖關的地方,所以這幾年通關檢查特別嚴格。現在時間早上11點,我還卡在這條長長的隊伍裡。

「如果不是遇到黑道計程車司機,我現在早就已經走在耶路薩冷幾千年歷史的石板路上了。」心裡再怎麼忿恨不平都沒有用,計畫趕不上變化才是旅行不變的真理。

終於,有ㄧ位腰間插著兩把手槍的以色列女士兵向我們走了過來,我跟保羅馬上站了起來。「哈哈!她們終於想到可以讓觀光客優先通關了!」我拍拍屁股準備往前移動。

「不是妳,是你,跟我過來!」女士兵向我比了一個「不要動」的手勢,阻止我離開隊伍,保羅就跟著其他兩個看來是歐洲人的旅客走另外一個通關櫃台離開了。臨走前保羅回頭跟我揮揮手,祝我旅途愉快,我勉強擠出一個笑容回應,我實在不想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但我不懂為什麼這些先進國家的旅客可以這麼被禮遇。「我們也是可愛的寶島啊!」我給自己打氣,無奈的回到隊伍裡跟農夫,還有那隻羊排在一起。

又一個小時過去了,隊伍還在原地不動。原本我預期清晨從安曼出發,頂多兩個小時後就能在耶路薩冷吃早餐,所以身上一點糧食都沒有,水壺裡的最後一滴水也喝光了,我虛脫得乾脆躺在地上望著天空。突然我的視線範圍內出現一個包著頭的阿拉伯女人俯視著我,我嚇得坐了起來,那個女人接著遞給我一團麻布,麻布裡有一塊裸麥麵包。我驚喜得想起身道謝,等我回過神,那個阿拉伯女人已經跟著家人,還有他們的羊,通關走了。

「所以,現在是,連羊都先走了?」我手裡拿著那一團麻布,呆呆的站在荒野中,一陣風颳起了塵土,模糊了視線。身邊老老少少的當地人都慢慢的往前走了,只剩下我。我把眼神投向那位佩槍的女士兵,她還是對我搖搖頭,意示我在原地不要動。

又一個小時過去了。

女士兵終於來把我領走,辦理通關手續。手續其實很簡單,但是行李檢查確非常麻煩。前前後後總共經過五個X光機,其中還有兩次被要求把行李中的物品全部攤在桌子上讓海關檢查,連原本捲成一球的襪子都被要求打開。檢查仔細的程度,應該是獨步全球。

踏上以色列的國土的那一剎那,已經是下午三點。金黃色溫暖的陽光斜斜的撒在大地上,拉出一條條優美的影子。「啊!這就是流奶與蜜之地啊!」我興奮得大口呼吸這裡的空氣,走出關口找到耶路薩冷的公車。

以色列是一個全民皆兵的國家,只要年滿18歲,無論男女都必須當兵。這幾個禮拜以色列跟巴勒斯坦情勢緊張,大批軍隊必需到耶路薩冷駐防,我在旁邊觀察了很久,終於找到一個看起來稍微比較親切的大姐,走過去問她如果要到耶路薩冷要怎麼坐車。這位大姐除了外觀上比較親切以外,還有一個重點,就是她剛剛把槍交給她的同僚幫忙上油,此時此刻也只有她身上沒有槍了。我趕快把握這黃金的兩分鐘。

「喔!耶路薩冷啊!我們都是要到耶城,跟著我們就可以了,坐916路就可以到。」大姐說完,順手接過剛保養好的槍,扛在肩上。

我抱著必死的決心跟這群女大兵一起坐車。

916號公車快速的駛上寬敞平坦的高速公路,望著車窗外的這一片曠野,我想起馬太福音說的這段話:

耶穌被聖靈引到曠野,受魔鬼的試探。他禁食四十晝夜,後來就餓了。那試探人的進前來,對他說:「你若是神的兒子,可以吩咐這些石頭變成食物。」耶穌卻回答說:「經上記着說:人活着,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裏所出的一切話。」

小時候總覺得耶穌在曠野中聽到聲音應該是幻聽的症狀(對不起),今天在以色列的國土上看到這一片雄偉的曠野,我終於能體會聖經裡的描述。遠處一個個羊皮搭起的帳篷,外面曬著幾件粗布麻衣,老人穿著長袍拄著長杖站在羊群旁,這樣的生活方式似乎原封不動的被保留了幾千年,旁邊呼嘯而過的盡是一些高級的歐洲車,跟遠方的景象形成極大的對比。我覺得好感動,剎那間幾乎忘了我是跟一把內格夫5.56mm機槍坐在一起。

抵達耶路撒冷的時候已經天黑了,氣溫降到零度左右,萬家燈火這時候也一盞一盞點起來。我踩在千年的石板路上,漫步在 Dung gate,望著外面的大衛城,心中充滿前所未有的平靜與喜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