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六點,在一陣斷斷續續又模糊不清的誦經中醒來,原本想多睡一下,但是聲音越來越大聲,越來越大聲,而且聲音似乎是從好幾個方向傳來,忍不住,我泡了一杯暖手的熱咖啡,相機掛在脖子上,穿著拖鞋跟睡衣就走到街上去看個究竟。

耶路薩冷分成四大區,猶太教區、基督教區、伊斯蘭教區和阿美尼亞區,會分成這四大區就表示這四夥人應該是水火不融,尤其是基督教跟伊斯蘭教打了幾千年都還分不清高下。

而亞美尼亞其實不是一個宗教,但卻可以在聖城耶路薩冷跟其他三大教搶到地盤,可見亞美尼亞也是個狠角色。大約在西元一百多年的時候,羅馬帝國鎮壓猶太教,拆除耶路薩冷聖殿,當時有很多亞美尼亞來的工匠跟商人跑來耶路薩冷謀生,羅馬軍團裡也有不少亞美尼亞人留在耶路薩冷定居下來,到了西元三百多年的時候亞美尼亞國王宣布基督教為國教,成為全世界第一個基督教國家。因此,留在耶路薩冷的這些亞美尼亞人就成為全世界最資深的基督徒了,地位可見一斑。

我住的地方是基督教區,一大清早路上其實就很熱鬧,教士跟信徒們穿梭在街頭巷尾,三三兩兩聚在街頭唱著聖歌,為了壓過隔壁伊斯蘭區喚拜樓的擴音器,大家越唱越大聲,幾乎是聲嘶力竭,感覺是把聖歌當成軍歌在唱。我拿著一杯咖啡站在路中間,左邊耳朵聽到的是可蘭經,右邊耳朵聽到的是哈利路亞,有一種精神快要錯亂的感覺。

這時,所有從小巷子鑽出的信徒們都往同一個方向走,我也好奇得跟著走去,才發現大家都是要去聖墓教堂(church of holy sepulchre),因為今天早上有一個盛大的宗教活動。我穿著睡衣拖鞋被人群擠到教堂的最中心,所有看起來很高階的神職人員都已經就定位,現場一片寂靜。唱詩班先開始領唱,聖潔的聲音迴盪在整個教堂中,泛音維持了七八秒,神聖的氣氛令人起雞皮疙瘩。接下來一位大鬍子穿著長袍的長老出場了,手持聖器帶大家禱告,這時我發現現場很多人都哭了,有些人拿著手帕擦拭眼角的淚水,有些人乾脆是放聲大哭。

「這應該就是被聖靈充滿的感覺吧!」我閉起眼睛,感受現場的祝福與感動。

突然,有人從我後面拉住我的手臂,把我從人群中拖走,一路拉到教堂的角落。我還來不及回應,這個拉我的阿伯就先開口了。

「妳怎麼能穿著拖鞋跟睡衣在這個神聖的地方?」這個阿伯顯然是非常生氣。

「啊!嗯!」我漲紅了臉。

「我…我…..今天早上我住的地方失火了,所以我就直接跑出來,後來發現火已經撲滅了…..」在基督的殿堂鬼扯一通,將來應該會直接下地獄。

「嗯!原來是這樣。」老伯看起來氣有消一點。「城裡的建築物都非常老舊,因為都是千年古蹟,不能改建只能稍微裝修,這一陣子是常常聽到有火警,下次要小心一點!」我鬆了一口氣。

老伯看我是外來的遊客,一一幫我介紹這個教堂的故事。聖墓教堂神聖的地位是世界上數一數二,這裡就是耶穌背著十字架受難走過苦路(第10到第14站)、最後被釘在十字架上、埋葬以及復活升天的地方。幾千年來各個教派為了搶奪這個聖殿發生過無數激烈的流血衝突,在1757年才由國際仲裁組織判定,以當時發生爭端的範圍為永久劃分範圍,這個判決的歷史地位幾乎是一個停火協定。教堂建築物本身由羅馬天主教會、亞美尼亞使徒教會及希臘正教會負責管理,敘利亞正教會、埃塞俄比亞正教會及科普特正教會只能獲得部份的祭壇及聖物等設施的使用權,教堂內每一根釘子、每一根蠟燭、每一塊石頭都登記有案,分歸各個教派所有,有些還是共同管裡範圍。

老伯是亞美尼亞使徒教會的一員,從12歲開始就是這個教堂的管理員之一,而且負責的項目幾十年都沒有改變過,就是我旁邊的這根柱子。「原本我是負責那個窗戶的窗台,後來因為表現良好,才可以管理這根柱子!」老伯很得意。

最後老伯還是認為我服裝不整,不適合一直待在這裡,決定要親自把我攆出去。經過教堂門口的一塊石板,相傳是耶穌肉體死亡的時候,最後躺著的地方。信徒在這裡跪地、親吻、痛哭、還把上身上的隨身物品放在上面祈求祝福。

這時候我心中突然響起了小時候在合唱團經常唱的「聖城」

「昨夜我在睡夢中,有個夢真美麗,站在古都耶路撒冷,在那邊聖殿旁,我聽孩子在歌唱,一直唱永不停,好像天使的聲音從天回聲響應,好像天使的聲音從天回聲響應 。耶路撒冷,耶路撒冷,舉起城門稱頌,和撒那歸於上主,和撒那歸君王 。」

走出教堂,溫暖的太陽已經升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