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文Via Dolorosa是「受苦難的道路」的意思。從獅門(lion gate)到聖墓教堂這一段路,就是傳說中的苦路,總共有14站。

苦路是耶蘇最後的旅程,當年他背上十字架前往刑場遊街示眾,最後釘死於十字架上之前所行過的路徑。耶蘇在這條路上跌倒三次,受盡路人的嘲弄,苦路的第一站是耶穌被定罪之處,然後是第二站的「舖華石處」,那裏耶穌開始背起十字架,由於十架沉重,耶穌在第三站首次跌倒。沿路上耶穌的母親馬利亞目睹滿面傷痕的兒子,這裏就是第四站。在第五站,一個古利奈人西門被選中為耶穌背十字架,聽說他在途中聽了耶穌的十架七言後,從此就信了主。

第六站是為紀念一個為耶穌抹汗的女子而設的站,有人說那塊布在抹過耶穌的面後,便留下了祂的真容。在第七站,耶穌再次跌倒,在第八站,祂叫婦女們不要為祂哭泣。走到第九站耶穌第三次倒下。耶穌被剥去衣服的地點,是全程的第十站。在第十一站的位置,耶穌被釘上了十字架,第十二站是十字架被高舉的地方,也是耶穌斷氣之處。在第十三站,耶穌的屍體被拿下來,至於最後耶穌被安葬的墳墓,就是全程最後一站。之後的第十站至十四站,全都可以在聖墓堂內找到。

以色列觀光局為了怕全世界大老遠來朝聖的信徒找不到苦路14站,憤而回國聯署支持巴勒斯坦獨立,非常貼心的在每一站的牆上都用羅馬數字標記清楚。其實,即使沒有標記,應該也找得到,因為有人氣的地方就有攤販,在台灣只要有失業勞工抗議的活動,賣香腸的阿伯一定都是第一個知道,耶路薩冷情況也差不多,苦路14站每一站都有大大小小的攤販,有賣菜的、賣猶太燭台的、賣明信片的,還有出租十字架,可以說各種服務應有盡有。

出租十字架的服務主要是為了讓遊客可以感受到耶穌背負十字架行走在苦路上的感覺,除了出租重達20公斤的大型十字架供遊客背負以外,還有假髮跟麻布長袍供遊客打扮成一位扎扎實實的耶穌。有些攤販會提供一整罐番茄醬可以塗在臉上跟身上,協助信徒可以更加的入戲,達到被聖靈充滿的境界。男生扮演耶穌當然是沒有甚麼問題,女孩子演耶穌就有點怪怪的,所以女生可以選擇扮演維羅妮卡。維羅妮卡是第六站用自己的面紗幫耶穌抹去血汗的女子,這樣一來大家都可以很有參與感。

剛開始看到有人打扮成耶穌在路上走覺得有點好笑,但是轉過身去居然看到一條路上有五六個耶穌背著十字架,其實還有點感動,因為這其實不是件搞笑的事情,除了20公斤的十字架真的非常重以外,信徒基本上都是用非常神聖的態度在遙想兩千年前耶穌接受的苦難,他們有些大聲誦讀著經書,有些感動得大哭,有些激動得大喊救贖,相信這對他們的人生當中,是一個非常深刻的體會。

應該是說,無論藉由什麼樣的形式,踩在這條三千年的石板路上,任誰都會感動。

走著走著,突然覺得鞋子裡面好像有顆小石頭,我彎進一條小巷子裡,坐在石階上把鞋子脫下來看看,突然,有兩個看起來是阿拉伯人的死小孩衝了過來一把搶走我的相機。我顧不得一隻腳沒有穿鞋馬上站起來狂奔大叫!

我這輩子還沒跑這麼快過。

記得以前高中的時候體育課要測一百公尺秒數,即使成績墊底會被公佈在走廊上接受大家的恥笑,還是沒有激勵我任何一點點加快的動力。好吃懶作過一輩子不好嗎?安安全全走在路上不好嗎?這是我寂寞的十七歲。

但是今天,我真的跑很快,千山萬水都阻擋不了我。因為我一定要搶回我的相機,不是因為我的相機很貴,是因為,是因為相機裡面,有安曼警察局的照片。這是我無論多少錢都買不到的回憶。

於是我真的跑很快,快到四周圍的視線都已經模糊,但無論我多麼拼命的跑,都比不上在這些巷弄長大的阿拉伯死小孩。

就在我速度慢下來的同時,有一個人從我旁邊超越我,是耶穌。

我沒有瘋,沒有嗑藥,也不是幻覺。

是剛剛那群耶穌苦路體驗營的其中ㄧ位,看到我被搶了相機,就立刻不顧一切幫我追著歹徒,連十字架都沒空放下。

整條路上的人都停下手邊的工作,見證這一幕耶穌顯靈的畫面。兩個死小孩回頭看到高舉在天空的十字架,以及耶穌沾滿鮮血而扭曲的臉,嚇得丟下我的相機,往巷子逃跑不見。

我快步的走向前去道謝,在路上還撿到了這位大哥的假髮。

「太謝謝你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我有多麼感激!」我遞上溼搭搭的假髮,換回沾到番茄醬的相機。

這時賣耶路薩冷貝果的阿伯推著車走過來,送我們一人一個,他應該也是被眼前這一幕所感動。我們就一邊吃一邊聊,聊了很多,聊到耶路薩冷的種種,聊到美麗的台灣,我還給他看了安曼警察局的照片,耶穌大哥被我搞得喀喀笑得東倒西歪。

原來他是個煙毒犯,在獄中神父感化了他,從此他成為神的孩子,出獄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來耶路薩冷探訪耶穌的故鄉。

「神沒有遺棄我,神伸出手把我從地獄拉回到人間!」他說。我跟這位耶穌造型的大哥,就這麼肩並肩坐在石階上, 接近中午的耶路薩冷,溫暖的陽光普照大地,大哥臉上的番茄醬在清澈的天色下顯得閃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