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馬撒大下山就可以直接抵達死海。

死海位於約旦和以色列之間,是一個內陸鹽湖,也是世界上海拔最低的一片水域,它是東非大裂谷的北部延續部分。死海的形成是因為,死海一帶氣溫很高,蒸發量大,而且這裏乾燥少雨,補充的水量幾乎微乎其微,死海變得越來越濃稠,沉澱在湖底的礦物質越來越多,鹹度越來越大。於是, 經年累月,便形成了世界上最鹹的鹹水湖。

陽光一年四季照射,海水大量蒸發而形成的天然濾光網以及厚厚的臭氧層,由於該地區在海平面之下,因此陽光必需穿過這個特殊的氣層,這樣就阻擋了部分紫外線,人們可以在這裏放心地長時間曬太陽,不用擔心皮膚癌的威脅。另外,死海是地球上氣壓最高的地方,空氣中含有大量的氧,再加上氣候乾燥、植物稀少,沒有花粉、胞子、粉塵等過敏源,可以說是全世界最乾淨的空氣之一。

死海有豐富的礦物質,每一種對陽光折射的反應都不同,形成夢幻般的美麗海岸線,海水的結晶潔白如雪,在水汽的映射下比鑽石還絢爛。

我把因為追逐阿拉伯死小孩弄出來的傷口用3M防水OK蹦仔細了貼了三層,深深吸了一口氣,像小時候玩往後躺那種信心遊戲一般,把自己交給這片溫柔的海。四周圍是這麼的安靜,溫暖的海水偶爾蓋過我的胸口,其餘的時間她用她厚實的手把我輕輕托住,躺在世界上海拔最低的一片水域,感覺卻像漂浮在世界之上一般。

我感覺回到母親的羊水,回到一個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

往側邊微微轉頭,可以看到對面的約旦陸地,每多往前漂浮ㄧ尺,海岸的顏色就會改變一次。

香港姐姐帶著書在海上躺著看,妹妹則跑去跟一對老外情侶一起挖海邊的死海泥。死海海底的黑泥含有豐富的礦物質,成為市場上搶手的護膚美容品。以色列在死海邊開設了幾十家美容SPA,由於健身美容的特殊功效,使它成為以色列和約旦兩國主要的出口產品之一。

當微微的感覺到3M防水OK蹦已經快要不防水的時候,我也差不多飄回岸邊了。這時香港妹妹哭喪著臉站在岸邊等我,告訴我一個全世界最壞的消息。

「我們的衣服被偷了!」

我們三個倒楣的鬼在岸邊作了一次地毯式的搜索,除了三條浴巾還在原地以外,脫下來的衣服確定一件也不剩的全部被幹走。

香港姐姐裹著浴巾,臭著臉抱著一本書,妹妹則是滿臉的死海泥,我們三個坐在阿里發的車裡,不發一語。

「能怎麼辦呢?帶妳們去買衣服吧!」哈米德一邊發動車子,無關痛癢的說著。

「我們還要去昆蘭不是嗎?」我說。我還蠻想去昆蘭的。

「昆蘭就在附近,那就先去昆蘭再帶妳們去買衣服好了!」汽油在以色列可是非常貴的,哈米德一點都不想繞路。

昆蘭 (QUMRAN)位於死海西北岸,耶路撒冷東南方,因為1947年發現了死海古卷(Dead Sea Scrolls),世人才開始注意到這個地方。

西元1947年,一個貝都因小牧羊人到山上牧羊,結果把羊搞丟,害怕回去會被罵,所以拼老命找尋迷失的羊,一直追到死海旁的昆蘭洞穴,他以為羊在裡面,往石洞裡丟了一些石頭,結果他聽到的不是羊咩咩的叫聲,而是瓦罐破掉的聲音。小牧羊人的隨手一丟,丟出了震驚二十世紀考古學界的一批西元前三世紀至一世紀左右的希伯來文聖經手抄本,又稱為死海古卷。

在死海古卷未被發現之前,使用的聖經是西元九世紀由馬所拉人(Masoretic)抄寫的版本,其時間已經與原稿差了1000多年,自然引發許多的爭議。死海古卷的發現使舊約聖經的手抄本日期可以大幅度往前推進1000年,更加的接近原稿內容,小牧羊人的無意卻帶給考古學家及神學家高興鼓舞的驚喜,真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但是警衛看到我們三個包著浴巾頭髮還在滴水,其中一個還全身髒兮兮,連買門票的機會都不給。我也只能黯然的坐在門口跟兩個香港姊妹講這個羊咩咩的故事。

故事講完,香港姐姐臉還是很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