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巴士載著這個澳洲家庭,非常受禮遇的在二十分鐘內就從以色列通關到了約旦,在關口早有一台黑色凱迪拉克轎車等著接走他們。

目送他們一家人溫馨的背影後,只剩下我一個人在蕭瑟的關口等待。我想等等看還有沒有落單的旅客可以一起坐計程車回到安曼市區,只要能安全的回到市區,我想我就有辦法找到往南到佩特拉的車。

等了快一個小時終於看到一個人影,一個皮膚黝黑,中等身材的中東年輕人,穿著球鞋跟牛仔褲,肩背一個簡單的行李。他,也是一個人,熟門熟路的從關口走出來,準備坐上其中一台計程車。我只有三四秒的時間決定是否要跟一個中東男子一起坐車,這樣究竟是保護我自己,還是暴露於更高的風險?

在大腦還沒想清楚之前,我的雙腳居然先開始移動。我說過,我媽沒有把我的大腦生得很好用。

「嗨!你好!你也是要到市區嗎?方便跟你一起坐計程車嗎?」遠遠的我誇張的揮舞著雙手,對方很明顯的是一臉茫然。

我想他應該聽不懂英文。我嘆了一口氣,趕快從口袋掏出早上民宿老闆幫我準備的阿拉伯文大字報,再加上簡單的英文單字,跟一連串注入豐沛情感的肢體動作。

「我們~~~你~~跟~~我~~」「車~~車~~~」「一起~~一起~~~」「安曼~~熱鬧的地方~~市區~~~~」

我比得氣喘吁吁,年輕人還是一臉茫然,緊皺著眉頭。

年輕人緩緩放下肩上的行李,開始用一種深切憐憫的眼神看著我。

「小姐!你遇到甚麼麻煩了嗎?你需要我幫忙嗎?」年輕人說話了。而且他說的話我每一句都懂,而且感覺非常熟悉。

「喔喔!抱歉,我以為你不懂英文。我是想請問你要不要一起坐車到安曼市區!」我接著哈哈哈尷尬的苦笑了一陣。

「 喔!原來是這樣啊!哈哈!當然沒問題囉!我來幫你拿行李吧!」年輕人幫我拿了行李,還幫我開了車門。在中東,第一次受到這樣的禮遇。

「你好!我是阿里!我是美國人!但是我的家人都還在中東,我這次回來度假一個月探望他們。」阿里伸出手,我也伸出手握了一下,眼神不經意的往旁邊撇開。我想,我剛剛那段饒富創意的比手畫腳應該可以讓阿里笑一輩子。

遇到阿里真是一件幸運的事,因為阿里的目的地也是Wadi Musa,佩特拉所在的小鎮,因此我們兩個就決定乾脆讓計程車直接載我們過去,誰也不用去轉車,而且價錢公道,畢竟阿里算是個當地人。

經過了寂寞的公路,經過了疲倦的駱駝群,經過了光禿的椰棗樹,一路上我們聊了很多,聊了他小時候常跟同學去佩特拉郊遊,聊到晚上我想住的 Valentine Inn是他國小同學家開的,老闆娘手藝非常好,一定要試試看那裡的晚餐。

聊到天南地北,也聊到中東的情勢,聊到以巴之間的衝突,還聊到美國在這之間扮演的角色。

「當初杜魯門總統只花了11分鐘,就在聯合國正式承認以色列之前,就宣布支持以色列建國,會不會根本是一個錯誤?造成今天中東世界這麼紛擾不安?」我說得口沫橫飛,憤憤不平,等了好久終於找到一個美國人可以好好問一下這個深埋在心中以久的問題。

「猶太人在世界各地流亡了兩千年,二戰時又有六百萬人遭受納粹的屠殺,妳不覺得應該基於人道主義讓他們建立自己的國家?」阿里微笑著說。

「難道他心中沒有別的盤算嗎?」我馬上接著問,阿里這種教科書式的回答很難令人信服。

「當然有!杜魯門總統是因為羅斯福總統突然過世才遞補上來當總統,在沒有民意基礎的情況下他必須用盡各種方法來凸顯自己。猶太團體的支持在當時就變成非常關鍵,美國的猶太人非常多,順水推舟的情況下他沒有必要反對,更何況當時國務院反對以色列建國,認為應該建立一個以巴共治的國家,杜魯門當時就是基於展現魄力的立場,堅持反對國務院的論調。」

「所以就是為了私人的利益嘛!」我心裡想著。接下來是一段十幾分鐘的安靜。

「那屯墾區呢?這又該怎麼解釋?美國怎麼能縱容以色列任意擴張巴勒斯坦地區的屯墾區,迫害原本就住在那裡的阿拉伯人?以色列根本就是美國在中東地區的棋子嘛!」其實中東情勢一點都不干我的事,但想起那些每天躲炸彈的巴勒斯坦人,就是越想越氣。人民是無辜的,但是這些主政者真是該死!

「政策是會隨著局勢而改變的!這就是政治。美國雖然還是以色列的最大金主,但早已不支持屯墾區的政策,國際與論轉向,我們也跟轉向。屯墾區明顯是中東地區和平進程的一大阻礙,包含美國及歐盟在內的國際社會都希望以色列能凍結屯墾區的興建。」阿里輕鬆的說,拿出一包OREO分我吃。

「這個世界黑暗的程度真的不是我這種小人物可以想像!」我一邊吃一邊喃喃自語。

「至少約旦還是個努力要走中立路線的國家!」阿里指著路邊的一個大招牌,上面寫著 Dar Al-Anda ,畫面中有一個少女隻身在烽火中奔跑,身上的黑袍也燃燒了起來,其他的就是一坨坨阿拉伯文。

「過去有大批的伊拉克畫家逃到約旦,他們聚集在這裡,把這裡當成第二個家, Dar 在阿拉伯文就是家的意思。世界太殘酷,藝術是唯一的抒發管道,我們還是期待有一天能真正的擁有世界和平!」阿里的眼神很肯定,剎那間我也被說服了。

Valentine’s Inn 的招牌終於歪歪斜斜的出現在眼前,下車前阿里留下了名字Ali Gore跟電話。

「這是我的電話,如果遇到甚麼問題就打給我!」阿里在我地圖上寫下了兩行字,我真心的感謝他,也慶幸早上我的大腦作出慢半拍的決定 ….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