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抵達開羅國際機場,我正在旋轉盤旁等我的行李。

有ㄧ位年輕的女士笑臉盈盈向我走過來,秀了一下掛在胸前的機場工作證。

「午安!旅途愉快嗎?容我向您提醒,埃及的治安很差,請您路上務必小心!」女士說道。

聽完,我不自覺的吞了吞口水,頭突然有點昏。所謂一山還有一山高,強中自有強中手,也許前幾天遇到的那幾個阿拉伯司機在他們中東詐騙集團界跟本就是小咖,也許埃及的騙術才是最高強的,不然幹嘛有勞工作人員在機場就不停的叮嚀旅客。或許,更大的生存挑戰才剛要開始。

「讓我幫您拖行李吧!您是要到市區嗎?我來幫忙叫計程車。」年輕的女士說道,真的就幫我把行李拖到機場離境大廳。

她對著無線電講了一串阿拉伯文之後,有一台計程車就在門口出現了。

「我要到市區的Pension Roma,多少錢?」我先問,先把零錢準備好,以免到時後又遇到不找錢的賴皮鬼。

「200埃鎊!這裡都是這個價錢!」年輕的女士說道,同時司機非常猴急的想把我的行李放到後車箱。

我衝過去用力把我的行李搶了回來。

「200埃鎊!你們這群強盜!15塊美金可以到的地方,你跟我收200埃鎊?」從機場到飯店車程大概20分鐘就可以到,以埃及的物價來說15美金應該是非常公道的價錢了。200埃鎊折合台幣是1200元,這真的太過份了!

我搶回我的行李往另一邊計程車聚集的方向走,只聽到後面那個年輕女士不停的大聲咒罵。

這時,一位西裝筆挺的年輕人笑著對我走過來,同樣的,秀出胸口的工作證。

「午安!旅途愉快嗎?容我向您提醒,埃及的治安很差,請您路上務必小心!」年輕人說道。

聽完,我笑了。這段台詞一摩一樣。

「我瞭解埃及的治安非常不好,謝謝你!我要到開羅市區請問計程車資多少?」我先發制人。

年輕人同樣有模有樣的拿起無線電看似認真的跟對方溝通了一下。

「我剛剛問到了一個難得的好價錢,200埃鎊就可以到市區,司機說他不收小費!」年輕人像背台詞一樣,不疾不徐的說。

聽完,我轉頭就走。開羅機場跟本就被這群掮客佔領了。甚麼機場工作證,跟本就是印表機自己印出來了。

我拖著我重得要死的行李不停往前走,我也不知道要去哪裡,只知道不能回頭讓那群騙子看笑話。

我不停的走,走出機場外,走到產業道路上。遠遠有三台計程車,司機在路邊抽著煙,旁邊還有一隻牛。

很詭異的畫面。

「我已經來開羅十幾次了,我知道價錢,你們不要騙我。到市區60埃鎊做不做?」突然間,我覺得我自己很有當流氓的天分。

司機把煙丟在地上踩熄。

「小姐,100埃鎊好嗎?很遠很遠!」司機英文不好,但是比手畫腳卻非常生動。

「60埃鎊!不然我叫我朋友來接我!」我作勢拿起電話準備撥出。

「好好好!沒問題,就60!」司機怕白花花的錢賺不到,態度立刻軟化下來,幫我開了車門請我上車。

禮拜五的下午整個開羅市區像是無政府狀態一般,人潮擁擠的程度不亞於跨年演唱會。馬路中間有轎車、有公車、有羊、有小孩、有攤販,能跑出來的通通跑到路上了。我這才想到,禮拜五是伊斯蘭的假日。

「裡面進不去,這裡下車,你走!」司機大叔指著前面黑壓壓的人群,意思是說妳要去的 Pension Roma 就在前面,我車子開不進去,妳在這裡下車自己走。

我想,依照我的經驗,等我把60埃鎊拿出來的時候,司機應該馬上就又翻臉,鬼扯說原本談好的價錢是100埃鎊。

我往車窗外探了一下頭,Pension Roma的招牌確實就在200公尺外的路口,確定好方向後我深呼吸一口氣。司機幫我拿出行李之後,我一手拉著行李,一手把準備好的一張10埃鎊及一張50埃鎊揉成一團塞給司機,然後,往Pension Roma的方向,我拔腿就跑。

果然,我跑了一個路口之後,就聽到剛剛那個司機大叔從後面叫我!

我就知道!這裡的人都一個樣!這種騙局我看多了!才不會上當!我一直跑,阿伯還是在後面一直鬼叫!直到路人看不過去,把我攔下來,阿伯氣喘吁吁,拿著我給他的錢,一直跟我說,錯了錯了!

「錯什麼啊!明明是說好的60塊啊!你們這些人為什麼這麼不自愛,以後誰要來妳們的國家觀光啊?你們有金字塔了不起啊?只會欺負女生,只會欺負觀光客,算甚麼男人啊!」我滔滔不絕的拼命罵個不停,我不管他聽不聽得懂,也不管路邊的觀眾越來越多,匹哩啪拉把這幾天的怨氣全部發泄在司機大叔身上。

大叔一直想解釋,只是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英文,大滴大滴的汗珠從額頭上冒出來。拿著我給他那張上面寫50的鈔票,直說這張錯了,然後把錢還給我。

我不知道他到底要幹嘛,只是直覺這一定又是一場騙局。

整點,喚拜樓的禱告聲響起,數十個擴音器同時發出各式經文朗讀的聲調,這時原本鬧哄哄的大街瞬間凝結 ,四面八方的人,像是事先排演過一樣,推開綠色的墊子,通通跪了下來…….

剛剛追著我跑,氣喘吁吁的大叔也顧不得跟我吵架,在路邊把鞋子踢到一旁,當場五體投地的膜拜起來。

我被這個動人的場面震懾住,連呼吸都小心翼翼。真不知道該用麼心態面對這群阿拉伯人,既是狡猾,但又對阿拉是這麼的虔誠。

所有的一切世俗的活動在喚拜樓開始朗誦經文的時候都必須暫停,無論你現在正在逛街、正在吃飯、正在講電話、或正在詐騙一名遠道而來的觀光客。

禱告接近尾聲,我想還是趕快趁這些人爬起來之前趕快離開現場。這時,我看著手上那張被大叔退貨的50塊的鈔票,終於懂了!

我終於瞭解為什麼大叔要大老遠追著我跑,終於瞭解為什麼路人也要追著我跑。

因為

我把

50分的鈔票

當成50元

硬塞給人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