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往北,到了吉薩(Giza),觀光區的商業氣氛從這裡喧嘩的KFC可以看得出來。

吉薩三大金字塔,從北到南,從大到小,分別由第四王朝的三位法老王所興建,古夫金字塔(Great Pyramid of Khufu)、考夫拉金字塔(Pyramid of Khafra)和曼考金字塔(Pyramid of Menkaure)。

考夫拉金字塔(Pyramid of Khafra)位於三大金字塔區的中間,延伸出來的參到及河岸神殿,通到全世界人都熟知的人面獅身像。

這裡,我們可以看到金字塔成熟的表現,優雅、平衡、對襯、幾乎零誤差…

古夫金字塔 (Pyramid of Khufu) 是三座金字塔之中最大和年代最久遠的,所以又稱為「大金字塔」。金字塔高 146.5 公尺,四個邊面對著東西南北四極,底部是毫無瑕疵的正四邊形。金字塔由超過 230 萬塊、每塊重逾 2 噸的大石砌成,動用三萬民工,從南部的亞斯文採石場運來,金字塔體積之大,可以容納整個梵諦岡的聖彼得大教堂,拿破崙還曾經估計,如果把大金字塔的石塊拆解,可以蓋一座高兩公尺,厚30公分的圍牆,環繞法國一周。大金字塔東邊有三座小金字塔,為王后、妃嬪的陵墓。

考古學家在大金字塔南部發現一個船坑,安放著一艘木船,木船早已經化為碎片,考古學家耗時14年重組,重建好的船放在大金字塔南邊的太陽船博物館,這艘船其實沒有實用功能,推論應該是法老王依據太陽神Ra的信仰,希望死後會乘著太陽船到冥界。

「好不搭調啊!」阿陶的重點永遠都跟別人不一樣,他是一個對藝術感官詮釋方面有潔癖的人。

我的確也有同樣的感覺。一個超現實造型的太陽船博物館緊緊挨著千年聳立在沙漠中的金字塔,怎麼看怎麼奇怪,就像有人形容羅浮宮的玻璃金字塔是巴黎臉上的刀疤一樣,好不好看見仁見智。

爬了幾十個階梯終於到了古夫金字塔的入口,這個給遊客進入的入口的寬度只能容得下一個人進出,據說距今一千多年的盜墓者硬挖出來的,可見盜墓這個行業歷史有多麼悠久。

走進去不久,狹小的走道就開始急升,石洞的高度大概只有到我的胸部,所有人必需彎腰屈膝,一小步一小步的往前。這對於靈巧的亞洲人來說已經不容易了,更別說排在我們前面那群美國來的老先生老太太組成的旅行團了。他們大概走三步就必需休息一下,互相打打氣。

「威廉,你還好嗎?」走在我後面的大嬸扯開喉嚨大喊,可能她的先生走在我們前面。我回頭看了一下這位大嬸,經過我目測的結果體重大概是八十幾公斤,真是辛苦她了。

「我很好,不要囉囉唆唆的!」應該是名叫威廉的老先生回答了,老先生動作雖慢,聲音聽起來可是中氣十足。

好不容易又往前推進了幾步,空氣越來越糟糕,氣溫大概有38度,畢竟當初人家設計這個金字塔是用來永久保存木乃伊,而不是開放給觀光客爬上爬下的,裡面密不透氣也是理所當然。

「威廉!你的尿袋滿了嗎?」走在我後面的大嬸又扯開喉嚨大喊,聲音響徹雲霄,如果裡面還有木乃伊應該也被吵醒了。

「不是跟你說過還沒滿嗎!不要囉囉唆唆的!」應該是名叫威廉的老先生回答了,這次口氣稍微比較不耐煩。

狹小的走道不但又陡又長,充滿各國人種的體溫與汗臭,更令人抓狂的是,這是唯一的通道,參觀過墓室的人也是走同一條路出去,所以經常是往上跟往下的人擠在一起。

不過這種塞車的情況不單純是因為老外身形比較寬大的關係,走了二十分鐘我們終於知道為什麼這條通道擠成了沙丁魚。

ㄧ個帥氣的亞洲男孩單膝跪在地上,手裡拿著ㄧ只閃亮亮的鑽戒,正在跟一個女孩求婚。女孩的表情很複雜,首先,她看起來非常的熱,大滴大滴的汗珠從臉龐流下,而且還有點白白的,顯然是混雜了防曬乳。

第二,她看起來腰非常的酸,雙手不停的柔著尾椎。畢竟這只是個為了盜墓挖出來的通道,高度非常低,必需沿路彎著腰前進。

第三,她看起來非常尷尬,畢竟這應該是她畢生最重要的決定之一,必需好好的思考。只可惜現場人聲鼎沸,旁邊不斷的有「excuse me~」的老先生老太太經過,雙腿比較無力的老先生為了怕跌倒,還把亞洲男孩的頭當成扶手。

「還在等什麼啊!快答應他!」威廉他老婆走在我們後面,拍了一下女孩的肩膀給她鼓勵,顯然是運用了內力,女孩往後踉蹌了好幾步。

我在旁邊笑到快要窒息,要不是金字塔內不能拍照,我一定會好好的把這幕拍下來。

擠了老半天 好不容易終於抵達了金字塔的中央,一個空空蕩蕩什麼都沒有的墓室,我其實有點失望。

「原來金字塔裡面就是這樣而已啊!」我偷偷伸手摸了一下石棺,覺得意猶未盡。

在我旁邊的阿陶不知道在幹麻,一句話也沒說。

我轉頭看他,微弱的燈光下,他的表情有點扭曲。我心想,慘了!會不會是法老王的詛咒?

「你幹嘛!不舒服嗎?」我湊過去扒了一下阿陶的頭。

「我….我……..」阿陶含含糊糊的不知道在說什麼。

「支支吾吾個屁啦!我是問你是不是不舒服!」

阿陶把頭撇過去,不知道在搞什麼鬼。我翻了翻白眼,阿陶繼續說……

「剛剛那一幕…….太感動了,要是我一定會馬上答應的!」

「……………………….」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