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洲」兩個字會讓你想到什麼?疲倦的駱駝?口渴的商隊?海市蜃樓的美好?躲在岩石後面的貝都因人?蒙面奔馳的大盜?不過這些現在都已經不存在了,商隊早已消失,海市蜃樓只是記憶,貝都因人的駱駝都拿去換豐田汽車了。

歲月改變了人類的生活方式,但卻沒有改變綠洲這個的奇蹟。有一條從蘇丹往北流的地下水,從岩石中緩緩流出清涼的泉水,流經埃及西部的沙漠形成四個綠洲,灌溉出豐腴的草木,也形成了一條天然抵禦利比亞部落的防線。

經過五個小時的車程,終於到了開羅東南方的巴赫利亞(Bahariyya),一個美麗的綠洲。今天的巴赫利亞除了綠草如茵水草豐美,能灌溉出農作物之外,商業氣息也悄悄的霸佔這個地方。這裡有一半的貝都因人除了平日的耕作外,都還一邊經營旅遊業。

就在我跟阿陶還在綠洲美麗的花園裡,忘情的大啃雞腿的時候,我們的貝都因朋友早已經在車頂上放好小桌子跟毯子,還有幾個簡陋的鍋子。這就是今天我們要在沙漠過夜的道具。

「這真的搞得出什麼名堂嗎?」阿陶歪著頭,不可置信的看著這三個短小精幹的貝都因人。這時三個德國人跟兩個日本人也加入我們,一行七個人就塞入快要解體的小吉普車。

車子不僅看起來快要解體,事實上也真的快要解體。才出半個小時後車子發出的怪聲越來越大,我後面的日本老夫妻嚇到臉色發青,但是我們的貝都因朋友還是悠閒自在的開著車,一個打著拍子,另一個跟著車子發出的怪聲開始rap。

一個多小時候我們開進了一片黑沙漠,所謂的「黑沙漠」是位於埃及西部,撒哈拉沙漠的尾端,經過了風化作用,剩下裸露出來的黑色礫岩。

彷彿到了另一個星球般,大地像是被大火燒過,放眼所及都是晶亮耀眼的黑色岩石,沒有盡頭,也看不到邊際。

繼續,我們往沙漠的深處奔馳。

突然間,車子的右前輪壓到一塊高起的岩石後,車身強力的震動,然後下一個畫面就更加驚悚了, 阿陶右邊的車門整個飛掉, 原本頭髮就不太長阿陶,被一陣強風吸住了頭髮,每一根都站得直挺挺,在這個致命的時刻,幸好阿陶緊緊抱住左邊的德國胖子,才沒有連人帶門整個摔出去。

這個時候,我們的貝都因朋友終於停止rap,車子煞了好久才慢慢停下來,後面揚起一個旋渦般的沙塵。
這個瞬間,大家嚇得臉都歪了。

「%^$%#@^**^%%$##!@!$^#@~#!~」貝都因朋友彼此輕鬆的交談著,然後還呵呵的笑了起來,三個人都沒有要下車的意思。
「所以…現在是怎樣?」德國胖子沈不住氣,把頭伸到前座問道。

「上次是我去撿啊!這次應該換他了!」比較黑的那位貝都因朋友指著他的同伴說道。

這時候,全車都鴉雀無聲,午餐隱隱約約快要從胃裡翻上來。

然後我們的貝都因朋友就把這片門準確的丟到車頂,繼續開到下個綠洲部落。

我們在ㄧ戶人家前面停下,坐在門口的老爺爺看到我們這個組合:歡樂的貝都因人、快要吐的觀光客與一片掉下來的車門,他點了點頭,微微笑,不發一語的轉身進去拿了工具,隨意釘了兩個螺絲在用鐵絲綁住另一邊,算是固定好車門。這家人的小孩也很自動了搬了些木柴跟兩桶水,交給我們的貝都因朋友,小孩收了錢乖乖的回頭交給大人。

「原來,這是一個沙漠中的五金行啊!」阿陶跌坐在稻草堆裡,看起來還是驚魂未定。

我拉起慘白的阿陶,把他塞回快要解體的吉普車內。這次大家再也沒心情聊天了,每個人都挺直了腰桿,緊緊抓住車上看起來比較不會飛掉的東西。

寂靜的曠野中,只剩下快要斷氣的引擎聲、貝都因人的rap聲及觀光客的尖叫聲。

這時候,夜已經悄悄降臨,星星一顆一顆的掛在天際。閃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