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離地平面只剩下一點點的距離,我們坐著發出尖銳刺耳怪聲的吉普車,在隱沒的光線中,往沙漠的深處奔馳。直到視線範圍內完全漆黑,我們索性閉上眼睛,反正沒什麼差別。

最後一個緊急煞車,揚起的沙塵全部被我們吃到嘴裡, 車子這時候終於熄火,原來,沙漠的深處是這麼的安靜!

我們的貝都因朋友招呼我們下車,我除了感受到重生的喜悅外,更感覺到腰快斷了,下車的第一個動作,我直接躺在還微溫的沙地上休息。我躺下來之後發現大家都跟著我一起躺下來,沒有人有力氣講話了。

沒用的觀光客。

我聽到我們的貝都因朋友冷笑了兩聲之後開始了他們例行的工作。約莫兩分鐘的時間他們如變魔術般升起了一個大營火,世界瞬間光明了起來,大家紛紛從沙地上爬起來感受這個奇蹟。

一個創世紀般的情節,貝都因人說:「這裡要有光!」在這混沌不明的沙漠深處,就真的升起了營火。

就在大家忙著研究營火是怎麼升起來的時候,我們的貝都因朋友已經開始準備今天的晚餐。

「我想今天晚上應該是吃泡麵吧!」阿陶走到我旁邊幽幽的說道,我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咕嚕咕嚕叫的肚子。

的確,在這個只有沙子、毒蠍子跟仙人掌的地方,能有一杯開水可以沖泡麵已經是了不起的恩典了。

但我們的貝都因朋友卻一邊Rap,一邊從麻布袋裡掏出帶土的新鮮紅蘿蔔跟馬鈴薯,開始削起皮來,剛洗好的米也已經放到鍋子裡煮,接著一隻一隻雞腿開始在烤肉架上一字排開,充滿野性的香味混著營火的溫度,久久不能散去。

德國朋友興奮的從行李箱中拿出私藏的一手德國啤酒,日本老夫妻也拿出好幾包味增湯的即食包給我們加菜,一時間一張小小的木頭餐桌已經擠到沒地方放。

「我原本以為,我活不過今天了!」德國朋友感慨的拿起啤酒敬大家。

「我們倒覺得還好!」日本老先生放下啃得精光的雞腿說道。「年輕人你們不懂啊!這跟日本的地震比起來,跟本沒什麼!」

老先生這時倒說得輕鬆,他可能忘了下午的時候他坐在我後面拼命鬼叫還一直扯我頭髮。

飯後,貝都因朋友開始拿著原本裝水的水桶開始敲打,另一個貝都因人一聽,起身抓著一個竹籃跟木棍,就開始唏唏蘇蘇跟著敲打起來,今天白天擔任司機的貝都因人原本在幫我們收拾碗盤,也敲打著餐具跟著唱了起來。

真是天生的藝人。

日本老先生不知道哪來的靈感,兩隻手各拿了一支空啤酒罐,大唱起美空雲雀的演歌,貝都因朋友先是愣了一下,居然也可以開始跟著rap。

美空雲雀與貝都因人,就像今晚一樣,一個莫名其妙的組合,但,卻又那麼零違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