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沙漠的深處再回到熙熙攘攘的開羅很晚了,距離我們要搭乘的夜鋪火車的發車時間,只剩下20分鐘,不為什麼,只因為我們的貝都因朋友的吉普車又在路上拋錨一次,最後還是五金行老闆搞定的。

埃及最奇特的地方是,這個使用阿拉伯文的國家並不使用阿拉伯數字,無論是商店裡物品的標價、路標、汽車的車牌或是車站裡的大時鐘,所有的標示都是阿拉伯文,這件事情看似深具異國情調,但卻對旅行者來說造成很大的心裡壓力。

連買個東西都看不懂價錢,買個車票也看不懂時間,這像什麼話呢?

幸好,在出發前我已經知道這件事情,逼阿陶把阿拉伯文一到二十全部背起來,這點真的很實用,至少在殺價的時候充滿了信心!

但是,即便是自以為作了萬全的準備,還是不敵路上發生的所有突發狀況。就像現在,眼看著我覺得已經快要趕不上火車了,即便看得懂第三月台的方向,但這還是極具變數。第一,我們的前方擠滿了埃及人,他們慵慵懶懶的坐在地上聊天,除非從他們身上踩過去,不然是無法加快任何速度的。

第二,我們的月台其實是在對面,我必需扛著20公斤的大行李箱,連人帶行李滾下幾十個階梯,穿過看不見盡頭的地下道,以堅強的意志力爬到對面的月台。

當我突破體力的極限時,我興奮的想要回頭告訴還在奮鬥的阿陶說「嘿!我辦到了!」,但,我回頭看到的不是阿陶,而是看到當地人都以瀟灑的姿態穿越鐵軌…

我只能說,這一幕對我的打擊有點大,除了覺得自己是笨蛋以外,也找不到什麼形容詞了。

火車開動前的五分鐘,我們不是拿來看看手上的車票,不是檢查一下東西帶齊了沒,而是目瞪口呆的看著一群一群的埃及人從鐵軌爬上月台。

我們坐上了火車 ,我跟阿陶都沒有說話,這一切已經超越言語。

火車行駛了好一陣子,內心深處空虛的感覺還是沒有平復。

「我現在必需吃一包統一蔥燒牛肉麵。」我以堅定而和緩的口氣說道。

「我想也是,療癒心情就靠這個了。」阿陶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他就是這麼善解人意。

阿陶真是個好人,他瞭解我這一路上一定會有各式各樣合理與不合理的要求,幾乎每一次,他都能巧妙的滿足我。

他拿出壓在行李箱最下面的鋼杯與電湯匙,準備讓我好好享受出門這麼多天思思念念的家鄉味。我撕開泡麵的包裝,小心翼翼的擠出油包,撒上充滿人工添加物的調味粉,我珍惜的捧著,開始有點想家。

阿陶回過頭來,憐惜著看著我。

不,應該不是看著我,更精確一點,應該是我手上的泡麵。阿陶微微笑,輕輕的將電湯匙插入車廂的插座。

然後,這個故事就結束了。

因為………

這台火車,因為我們使用了電湯匙, 就因此而

跳電了 ……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