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終於抵達亞斯文,埃及南部最大的城市。走出車站大門迎面而來是毫不留情的豔陽,已經在埃及北部待了幾天的我們,瞬間就像豬肉從冷凍庫拿出來退冰的感覺一樣,才剛剛搞清楚東西南北,身上的衣服就已經被汗水溼透了。

亞斯文其實是個小地方,來亞斯文最大的目的其實是為了方便隔天凌晨坐車到更南部的阿布辛貝,這幾年因為阿布辛貝蓋了自己的機場,很多旅行團都乾脆直接從開羅坐國內班機直達阿布辛貝神廟,在門口拍幾張照片後再坐飛機往北回到路克索,亞斯文的觀光客因此少了很多,但也因此美麗了許多。

亞斯文沒有趕時間的觀光客,這裡的人不是穿著背心短褲享受著陽光,就是悠閒的坐在Felucca上漫無目地的在尼羅河上漂流。所謂的Felucca是尼羅河上特有的傳統小船,俗稱「飄飄船」,唯一的動力是船伕的一根單槳和尼羅河上的微風,飄飄船就像計程車一樣,走在尼羅河的岸邊只要揮揮手,幾乎是隨招隨到。

飄飄船順著尼羅河的水流由南向北飄著,西邊是一整片黃沙滾滾的沙漠,遍佈著古代貴族的陵墓(Tombs of the Nobles),而東邊卻是一整片豐沛潤澤的花草樹木。隔著一條窄窄的尼羅河,左右兩邊卻有完全相反的自然景觀,這樣的環境因此深深的影響埃及人的宗教觀與人生觀,他們相信人的生命和太陽一樣,東邊代表生命的起源,西邊代表生命的結束,因此祭拜神明的神廟永遠是蓋在尼羅河的東岸,祭拜死者的陵墓則是在尼羅河的西岸。

坐在飄飄船上幾乎可以忘記亞斯文炎熱乾燥的沙漠氣候,尼羅河面上吹來的微風濕潤,而且令人意外的是還帶著一點點芳香。尼羅河中有幾個小島,其中的奇吉納島據說是埃及政府為了感謝英國奇吉納執政稅長在蘇丹的功績,特別把這個小島送給他,並以他的名字命名。

奇吉納將軍十分喜愛這個位於尼羅河中的迷你島,從世界各地收集了各種珍奇的植物精心佈置了一番。島上美麗的花朵爭奇鬥艷的開著,鳥鳴聲與蟬鳴聲不絕於耳,奇異的大樹悠然參天,小朋友開心的在跟人一樣高的樹根中間玩著捉迷藏。我跟阿陶躺在花園裡不知不覺睡著了,醒來身邊竟然還多躺了兩隻慵懶的貓咪。

太陽漸漸下沈,我們又乘坐飄飄船繼續漂流,這時候的水面已經染成一片金黃,尼羅河依然無聲的流過大地,對我們來說是過了一天,對她來說只是眨眼的片刻。

如歌的行板繼續唱著。

 

沈醉之必要

遺忘時間之必要

一點點安靜與不理會眾說紛紜之必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