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這裡,面對著KV5,心臟瘋狂興奮的跳動著,疑似娜芙蒂蒂 ( Nefertiti ) 的木乃伊就是在這裡被發現的。

哈姬蘇死後一百多年,埃及的政治與宗教陷入恐怖平衡,祭司擁有難以想像的巨大財富,黑暗的權利鬥爭左右著埃及的未來,當時的阿蒙霍特普四世(AmenhotepIV)祕密的尋求改革,直到時機成熟,他廢除了被舊勢力腐化的舊都底比斯(就是今天的路克索),力排眾議的遷移到遙遠的阿瑪納,一個只長得出幾根草,位於沙漠深處的地方。他與他的皇后娜芙蒂蒂將原本以太陽神阿蒙為主的多神信仰,改變為以阿頓神為單一神祇的一神教,這是人類史上第一次出現的一神教。而他也將自己名字從「阿蒙霍特普四世」,意思是「滿足阿蒙神的人」改為「阿肯那頓Akhenaten」,意思是「獻給阿頓神光輝的靈魂」。

有鑒於哈姬蘇藉由神妾的力量鞏固自己的地位,娜芙蒂蒂也在自己創立的新教中設計了類似的角色,將自己由世俗的皇后,提升為女神的地位,將自己神格化,同時也將當時的埃及社會整個顛覆,原本眾人崇拜敬重的祭司,一夕之間變成法老王眼中的異教徒。這時候的阿肯那頓,從原本單純的政治領袖,轉型為兼任宗教精神象徵。

阿肯那頓與娜芙蒂蒂在位的幾時年間,除了大刀闊斧的執行所謂的「宗教改革」外,在藝術上也出現了自由的風格。在這幾時年間埃及的藝術風格從原本的宮廷式理想化風格,變成自由且自然的表現方式,壁畫再也不僅限於法老獻祭給神這樣單調的題材,而是增加了阿肯那頓一家人親密相處的細節,壁畫上可以看到他與娜芙蒂蒂及她們的五個女兒相處的甜美畫面,大女兒坐在阿肯那頓的膝上,小女兒爬在娜芙蒂蒂的身上,玩著她的耳環。而當時的工匠也毫不掩飾阿肯那頓奇特怪異甚至有點難看的長相,過於豐厚的嘴唇、幅胖下垂的小腹、鬆掉的大腿贅肉以及像外星人一樣突出的後腦,都一一真實的呈現在當時的牆上的浮雕。

阿肯那頓死後,當時的繼位的法老王是年僅八歲的圖坦卡門,為了維持當時埃及社會的安定,娜芙蒂蒂順理成章的成為攝政王,也成為當時全埃及地位最高的人。在人生達到最巔峰的時候,考古學家發現「娜芙蒂蒂」這個名字突然消失在歷史中,所有的文獻、浮雕及壁畫,都完全找不到這個名字。就一般史學上的推論,此人應該是已經死亡,但考古學家卻發現一個新的名字,一個有王名圈的新法老王出現在壁畫上,這個人是「納芙納芙魯阿頓」,這個名字極有可能就是娜芙蒂蒂,一個取代阿肯那頓的新法老,一個娜芙蒂蒂極其一生最終極的目標。

阿肯那頓執行宗教改革之前所在的十八王朝,以阿蒙為名建立的神殿如「路克索神殿」、「卡納克阿蒙神殿」等,擁有難以計數的黃金、土地、 等財產,數千人依此而獲得無數利益。阿肯那頓廢除了舊教,建立了崇拜單一阿頓神的新教,舊城底比斯數個大神廟因此被迫關閉,直接影響到祭司們的生活,用這種鐵腕強迫舊勢力式微,很快的就累積了無法壓抑的爆發力,終於,娜芙蒂蒂礙於壓力把首都遷回底比斯,最後,她的王朝還是被推翻,原本的阿蒙神以及這些原先被打壓的祭司也一一歸位,去除迂腐的宗教改革在悠久的埃及歷史中,即使她統治過當時地表最大的帝國,但,也只是像一場煙火般短暫。

阿肯那頓用來祭拜阿頓神的神廟被拆毀,被運到底比斯當作興建新的阿蒙神殿的基礎墊材,娜芙蒂蒂這個名字也從此被遺忘,埋葬在沙漠中。直到19世紀的考古學家在阿瑪納挖掘出娜芙蒂蒂的半身像後,娜芙蒂蒂這一個公認全埃及最美麗臉孔,才又回到世人的心中。

然而幾千年來失落的娜芙蒂蒂木乃伊一直都找不到下落,有一派說法是,娜芙蒂蒂的木乃伊早已被當時的樹敵所毀壞,依照死亡之書的記載,若木乃伊遭到毀壞,她永遠無法進入來生,永遠在陰陽兩界徘徊。

後來也有考古學家繪聲繪影的在帝王谷其他地點發現疑似娜芙蒂蒂的木乃伊,都像這個編號第五號的墓穴,曾經有大批的學者進行研究。有趣的是,娜芙蒂蒂的下落到現在還是一團迷,一個永遠牽動後人好奇心的一團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