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開羅博物館內部除了冷氣很冷以外,簡直不具備任何現代博物館的設備,但是有一件文物是全世界獨一無二,同時也是所有人參觀的焦點,那就是「圖坦卡門」的黃金面具。

將近一百年前,英國人卡特孤注一擲,不理會其他考古學家的嘲弄,深信在這個早已經被盜墓者橫掃一空的帝王谷,還有一個神祕的「圖坦卡門」墓還沒有被發現。有一天掘墓工人打翻了水瓶,卡特發現水的流向跟一般的常識相反。卡特順著水的流向往下挖,出現了一個一個向下的階梯,通往一個矮小而狹窄的通道。這裡熱到令人窒息,興奮的情緒也讓人無法喘氣,卡特跟身邊的人要了一根蠟燭,測試石堆的另一邊是否有毒氣,畢盡,這裡已經封閉了三千多年了。這個挖掘計畫的金主卡納馮勳爵還有一大群挖掘工人在旁邊焦急的探頭,大家早已按耐不住緊張的心情,焦急的問卡特,到底看到了什麼。

「我看到了!這簡直太美妙了!」卡特回答,這同時也是現代考古學上最偉大的一刻。圖坦卡門的墓穴因為巧妙的安插在岩石縫中,躲避了幾千年來盜墓者的侵略,直到20世紀才完整重現在世人眼前,這也是近代在帝王谷發現的最後一個墳墓。卡特站在圖坦卡門墓的入口,上面寫者「凡破壞此墓者,必遭受死亡的懲罰」。身處於科技發達的20世紀,考古學家自然不會理會三千年前嚇唬盜墓者的詛咒,然而奇怪的是, 挖墓計畫的參與者,快者三天,慢者十幾年間,都逐一死亡。

圖坦卡門雖貴為埃及法老王,但其實身世淒涼。致力於宗教改革的阿肯那頓與娜芙蒂蒂生下六名女孩,為了生下可以繼承王位的子嗣,阿肯那頓與他的妹妹生下一名男嬰,就是圖坦卡門,阿肯那頓的妹妹不久就因為不明原因而死亡。身處於權力核心,但是又生不出兒子的娜芙蒂蒂自然心裡很不是味道,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確定自己的血脈可以傳承下去,她將她與阿肯那頓的生的女兒,也就是圖坦卡門同父異母的姐姐,許配給圖坦卡門。阿肯那頓死後,娜芙蒂蒂順理成章的成為圖坦卡門這個傀儡法老王的最終掌權人,這對小夫妻從此成為命運共同體,在歷史的洪流中漂泊。娜芙蒂蒂死後,宰相「艾」(Ay)獨攬大權,表面上是圖坦卡門的大臣,但實際上他早已開始準備篡位。漸漸長大的圖坦卡門開始有了自己獨立的思考,開始想要表達自己的意見,對於艾的威脅越來越大,終於到了圖坦卡門二十歲的那一年,這位少年法老王便離奇的死亡了。在帝王谷圖坦卡門墓穴的壁畫中我們可以看到,哀戚的送葬隊伍,圖坦卡門的妻子身穿白色衣服在其中,另一邊則是宰相艾,正在幫圖坦卡門進行開口儀式,準備讓他得到永生。壁畫上的艾不但兼任大祭司的職務,頭上更迫不及待的戴上法老王的帽子,他的名字也放在王名圈當中。

圖坦卡門的妻子眼看著自己的丈夫離奇死亡,宰相艾隨即篡位成功,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居然向自己的敵國西台求救,表明自己沒有子嗣,希望西台國王可以讓出一名王子給她當丈夫,以便正統化埃及法老王的血統。西台是埃及的世仇,西台王當然覺得有詐,一名埃及王后怎麼可能會下嫁西台王子,因此不與理會。第二次,圖坦卡門的妻子又向西台求救一次,這時候西台王才相信這件事情,送了最小的王子到埃及去。但,悲哀的是,這位西台王子在埃及的邊境遭到暗殺身亡。

過了沒多久,圖坦卡門的妻子也離奇的死了,這件滅門血案留下千古的謎團。宰相艾,用盡心機篡位的結果,也只在位了四年,便被推翻垮台。

其實圖坦卡門與妻子並不是沒有子嗣,而是連續兩代近親結婚的結果造成基因缺陷,圖坦卡門的妻子流產兩次,在圖坦卡門的墓穴裡放者兩具八個月大胎兒的木乃伊,令人不勝唏噓。

墓穴中除了木乃伊之外,還有食物及埃及各地產的葡萄酒,共計24罐。所以,殺死卡特這群人的,其實並不是圖坦卡門的詛咒,而是這些食物被密封在這裡三千年所培養出來的獨特會吞噬蛋白質的厭氧細菌,一但染上了幾乎都無法幸免於難。

看著玻璃箱裡的圖坦卡門黃金面具,心中有一點酸楚。他,也只是個孩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