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輝煌的大碉堡,夕陽已經斜斜的灑在地上,轉身到圍牆的另一面是一個截然不同的畫面。

貧窮、斑斕、凌亂而殘破。

我被這樣荒蕪的景象吸引,不停的往前走。

「嘿!車站在另一邊啦!」阿陶在我後面叫著。我還是執意的往像是貧民區的方向深入到巷子裡。

一下子沒有了觀光區的吵雜,時光好像倒流了一個世紀。眼前的景象是一片墓園,但是又不像是一般的墓園。

「這是往生之城!」我像是發現金銀島一般驚喜。

「妳真的很怪異耶!連墳墓都想去看!」阿陶抓不住我,很不情願的跟上來。

往生之城,這個曾經在某一間小吃店老闆口中聽到的地方,終於被我無意中找到。埃及人自古以來對於死後的世界有著不同的想像,從古時候的金字塔,到輝煌的帝王谷,直到今天的現代埃及都一直有著不同的詮釋。埃及人死後的墓園除了墓碑以外,他們還會在旁邊蓋一個小房子,跟一般的住家沒有兩樣,裡面放著死者生前的用品,桌子、椅子或者一個小床。特別的是,活人也會住在裡面,這些人不是死者的親人,而是社會最最底層的人,他們住不起一般的房子,付不起電費,他們就寄住在這裡,久而久之成為一個另類的社區。

這個往生之城就像是一個古城般,有小路在其中,車子跟腳踏車都可以穿梭期間。這裡沒有路標,只有當地人用他們才看得懂得記號在牆壁或墓碑上畫著各種顏色的箭頭以標示方向。

突然我發現有雙眼睛正看著我。有個孩子縮在牆角,偷偷的聽我們說話。我拿出一條巧克力示意拿給他,孩子張著大大的眼睛,赤著腳走出來,他只穿了一件破掉的上衣,腳趾髒得看不見指甲。

「不要鬧了,等下我們一定會被搶!」阿陶急著想把我拉走。

孩子終於取得了信任,伸出手拿了我的巧克力。我們三個人就這樣蹲在地上,靜靜的,等他慢慢的享用。這條巧克力對台灣的小孩來說,一點都不稀奇,但是在地球的另一端, 對這個孩子來說,每一滴在嘴裡的滋味,都是這麼珍貴。夕陽還在地平面上,氣溫依然炙熱,巧克力快速的融化,但孩子卻是這麼專注的享用著,一點一點的不放過。

過了半小時我站起來伸伸已經麻掉的腿,示意這個孩子帶我去他住的地方。

在阿陶開口罵我神經病之前,孩子拉著我的手,閃進一個狹小的巷子裡,一個木製的小房子內有一張椅墊早已殘破的藤椅,以及一張髒得可以的床,孩子轉身坐在藤椅上,小小的屁股剛好沈在破掉的椅墊中。

原本我拿起相機想問他願不願意讓我拍一張照片,但是我放下了。

我讓這一幕只活在我的心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