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發到中美洲前那個週末CNN狂播伊波拉的新聞,「妳要去的地方應該沒有伊波拉吧?」阿陶一邊洗杯子問道。

「你很沒常識耶!中美洲哪有伊波拉,頂多是黃熱病!」

喔!要死,虧我自己講得出來,差點忘記黃熱病疫苗還沒去打。

隔天中午把我那吵得要死的客戶送走之後打了電話問郵政醫院晚上有沒有夜間門診可以打,郵政醫院真是您方便的好鄰居,之前去南美洲打A肝就是去那裡打,省時省事,因為生意沒有很好,醫生還會親切的跟你哈拉,如果你有其他的毛病像是消化不良或是偏頭痛也可以順便諮詢一下,總而言之會覺得掛號費花得很值得。經過兩三個亂七八糟的轉接之後,小姐用很抱歉的口氣告訴我,「黃熱病我們這邊沒聽過這種疫苗捏,可能要去大醫院問問看。」

心想這下糗了,立即上網查了一下台北有哪些醫院有旅遊門診,好險還有另一個也是相當便利的台大醫院可以去打,如果是個甚麼林口長庚還是北投榮總的話我就頭大了。下午假裝沙啞請了個病假,直奔台大旅遊門診。

「要去哪裡呢?為什麼要打黃熱病?」美麗的女醫生非常親切的問。我表明了要去中美洲,醫生非常好奇,顯然她沒有去過美國以外的地方。醫生開了一個很酷炫的軟體,上面有各式各樣傳染病的選單,選了黃熱病以後就會出現世界地圖,地圖上面會有個種顏色,代表嚴重程度不一的疫區。「嗯嗯…巴拿馬是疫區沒錯,今天是九月八號,你是幾號要出發呢?」美麗的醫生不停敲打著鍵盤,問著。「我的飛機是十三號。」

美麗的醫生停住敲鍵盤的手指,說出了一個時間與日期。

無論在甚麼時空下,從醫生的口中宣布時間與日期,通常,都不是甚麼好事。

「今天已經八號了,那怎麼來得及?黃熱病要十天後才生效!」

「那…會….怎麼樣嗎?」在這一秒其實我知道我徹頭徹尾死定了,絕望之餘也只能問出這麼虛的問題。

「海關不會讓你入境啊?難道你不知道嗎?」美麗的醫生用她美麗的手指點開了外交部的網站。

「1.巴國政府已取消觀光卡制度,一般觀光客入境巴國可採(一)事先向巴駐各國使領館申辦來巴簽證(二)適用免簽證兩類;國人持我國有效護照,可免簽證於巴國停留至多180日(以巴移民局公布停留期限為主);惟離境時機場稅調整為40美元,建議須向航空公司或旅行社查明所持機票是否已含稅,倘無,則需於航空公司Check-in 時另繳交該稅。」

基本上,我之前只有看到這裡就天真無邪的以為不用辦簽證什麼事都沒有。下面這個重點完全沒看到完全沒看到完全沒看到完全沒看到完全沒看到完全沒看到

「 2.巴拿馬政府配合「世界衛生組織」公布之「感染黃熱病風險國名單」及「要求來自疫區旅客應接種黃熱病疫苗之各國名單」,自97年11月1日起要求來自疫區之各國旅客於入境巴國或在巴國機場轉機至他國時,均需預先完成黃熱病疫苗之接種,且應於往返疫區至少十日前完成,以便順利入出巴國或其他要求接種黃熱病疫苗之各國國境。」

美麗的醫生接著說了,「不過,你今天來打,日期就是壓今天,我們是不可能幫你造假的!」說完,就把我打發去樓下批價。

從門診走到一樓批價櫃台的路上我簡直可以感受到枯黃的落葉從頭上灑落的那種滄桑,為什麼我記得去買感冒藥,記得去換美金,記得先把帳單繳了,記得帶護照影本,記得多帶兩張大頭照,記得去保旅平險,甚至記得先去剪頭髮跟剪指甲,就是忘了早一點去打黃熱病?

沿著手扶梯下樓突然靈機一動,這種小文件應該是難不倒偽造文書界的天后吧?疫苗接種文件頂多是蓋著今天的日期9/8,用紅筆隨便把9勾成8不就得了,等到入關的時候在找一個比較老的海關排隊,這不就解決了嗎?

心中真是狂喜啊!

我幾乎可以感受到嘴角上揚快要超過180度,不由得欽佩自己的智慧與勇氣。興高彩烈的付了兩千多塊,哀了一針,護士小姐遞給我一張黃色的小卡,叮嚀我說「記得跟護照放在一起喔!」

我一看,差點沒跪下。

不是9/8不是9/8不是9/8,這個世界完全不是笨蛋想的這樣。 一個世界衛生組織定下的世界性高危險傳染病應該要接種的疫苗,怎麼可能是單薄的一張小紙呢?是一整本正式的接種證明上面有台大醫院的章,醫生的簽名,疫苗的品牌,還有接種的日期,開始生效的日期(就是十天後),還有疫苗失效的日期(可維持十年),最重要的是,怎麼可能是  9/8?這種正是文件當然是蓋  Sep 8 啊!!

在這之前我從來沒意識到黃熱病跟A型肝炎是完全不同等級的事情,此時此刻我對於自己的低能感到非常羞愧,同時可以想像長谷川知道我因為黃熱病疫苗沒辦法進巴拿馬一定會當場笑到抽筋。

於是我就懷著ㄧ顆很賭爛的心轉了三次飛機終於抵達了巴拿馬機場,首先,我先沒志氣的先勘察一下地形,想一下如果晚上要睡這裡的話哪一區比較好睡,要早點來佔位子以免向隅。接著,我準備了一疊電子機票跟住宿證明要向海關解釋我在巴拿馬的這幾天一定會乖乖的,不會跑到熱帶叢林區。

海關前面排著長長的隊伍,從歐美國家到巴拿馬度假的旅客不少,每個人都穿著海灘裝開心的跟家人聊天準備迎接美好的假期,只有我,喉嚨乾澀手心冒汗,從外觀看起來可能會被誤會我是來走私海洛因的。

隨著隊伍越來越短,我的心跳也越來越快,一位黑到快要發紫的查驗官揮手叫我過去他的窗口。

「你從哪裡來的?」查驗官的眼鏡滑到油油亮亮鼻頭前,頭微微抬起來看了我一眼。

「先生您好,我是從台灣來的。」

「我是說,你從哪裡轉機來的?」查驗官推了一下眼鏡,有點不耐煩。

「先生您好,我是從舊金山轉休士頓到巴拿馬。」

「舊金山!」查驗官喝了一口咖啡。「那裡天氣怎麼樣?」

「先生您好,舊金山天氣非常好,氣溫約莫在攝氏15到22度之間,溼度很低沒有下雨!」我都不知道我在語無倫次甚麼。

「這樣啊!那就好,我兒子下禮拜要去。」查驗官就這麼哈拉了好一陣子,後面排隊的隊伍開始不耐煩的騷動了起來。

「有黃熱病的疫苗證書嗎?」終於,聽到我最不想聽到的問題。我點點頭,拿出黃色小卡,秀了一下封面,眼神開始呆滯。

查驗官微笑了一下,眼鏡又滑到油油亮亮鼻頭前,喵了一眼長到看不見盡頭的隊伍,啪!一個大章蓋下,護照遞到我面前。

「歡迎到巴拿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