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花板上風扇啪啪趴的轉,燈光有規律的忽明忽暗,我閉上眼睛仔細適應目前的時間、地點與氣候,並且享受著躺平的感覺。是大約下午兩點異常濕熱的巴拿馬舊城區。

「噗!」突然有東西從下鋪丟了上來。「餓了吧!先吃點麵包!」長谷川嘻嘻的笑著說。我拿起一看,是ㄧ大包巨大的蘋果麵包,咬一口,超噁,是鹹的。

「這東西可以吃喔!鹹的麵包是怎樣?」我丟回去下鋪給她。

「還嫌咧!古巴東西多貴你知不知道!」

「古巴到底好不好玩?」我把頭伸到下鋪,眼神非常渴望。長谷川給我一個神祕的微笑,死傢伙她知道我超想去古巴。

「很特別,一言難盡,妳沒去過我沒辦法跟妳討論!」說完遞給我一個切格瓦拉的磁鐵。

我咬牙切齒的收下。長谷川總是比我想得開。一個多月前她毅然決然的離職,兩天之內就決定背起一個小背包飛到南美洲開始旅行,起先我還有點擔心她,三天沒收到她的訊息就開始著急,畢竟那裡治安真的很亂。後來事實證明長谷川過得可好了,還仗著一張混血的臉龐不知道怎麼混進玻利維亞。接下來的每一天我的信箱都被長谷川照片灌爆,最後還是壓抑不了血液中旅行的呼喚,刷下這張貴得要死的機票。

第六十個小時,終於獲得第一次淋浴的機會,雖然只是個冷水澡,也夠我開心的大叫了!

「喔!對了,護照不要帶在身上!」正當我們要出門去走走,長谷川提醒我。

「幹嘛不帶?不帶要放哪裡?」

「會被搶!」

我皺了一下眉頭,半信半疑。中南美洲治安很差是事實,但是我從來也沒讓護照離開過身體,一直以來我都習慣用貼身的隱藏式腰包放在肚子前面。

「包在人在,包亡人亡!」我掀開肚臍驕傲的說。

「那你這次會包亡人亡!」長谷川作了個鬼臉。她說這一路上不下十個人跟她說,護照跟大額鈔票不要帶在身上,因為出去被搶就是剩下一條內褲回來。我打了一個冷顫,最後決定是把護照塞在彈簧床墊下面。

_MG_7174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