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在一陣清脆的鳥叫聲中醒來,腳邊還有一隻灑嬌的貓咪磨蹭著,微風從窗戶的縫中流進來,在中美洲這幾天,難得有這麼輕鬆舒適的氣氛。

這是一間極為舒適的民宿。不大,但綠葉扶疏,來往寄住的旅客看起來都有七八分藝術氣息,彼此之間沒麼交談,但感覺得到每個人都謙和有禮,連這裡的貓都十分有氣質。

我們赤腳踩在已經曬暖的紅瓦地磚上,親近這一片自然,室外花園種滿了各色熱帶的花朵,每朵都開得精彩。早餐是我們最愛的鬆餅,一些水果,與溫和口感的手沖咖啡。

好極了!這一切!

我跟長谷川一人抱著一隻貓,躺在吊床上看書,沒有人說話,一點都不趕時間,靜靜的享受這片刻的寧靜。直到太陽晒紅了臉,才慵懶的起身整理東西,準備前往下一個城市。

我們住的地方是高級住宅區,周圍都是偌大的別墅洋房,門口的花園整理的井然有序,有些人家門口站著警衛,一看就知到肯定是超級有錢人。

「怎麼還是一個人都沒有?」我一邊拿著相機亂拍,一邊問。

「可能都去上班了吧!」長谷川有一句沒一句的回應,翻著手上的地圖。

「喔!拜託,像這種有錢人,上什麼班?這應該是他們度假的別墅吧?平常可能是住在美國或歐洲的大老板,偶而才過來住個幾天!」我們沿路笑鬧著,太陽的溫度剛剛好,風輕柔而甜美。

突然,有一輛灰色的休旅車停在我們旁邊,搖下車窗,是一位年輕的金髮女性。

「你們說英文嗎?還是西班牙文?」那個女生問道。

我跟長谷川互看了一眼,有點錯愕。「喔!我們….都可以….英文跟西班牙文都可以!」

「妳們要去哪裡?」金髮女生問道,聽她的口音,應該是美國人。

「喔!我們要去里昂,準備去車站坐車!地圖上看起來很近,應該不用十分鐘就可以走到!」我說。「謝謝妳啊!很近,不用載我們了!」傻笑著。

金髮女生瞬間給了一個嚴厲的眼神。

「這裡非常危險!尤其是妳們你們手上的東西!在這裡千萬不能在路上用手機,更不能拿著地圖或相機!隨時都會有人拿著槍衝過來搶劫的!」

我跟長谷川收起癡傻的笑容,整個人血液都快凝固了。

金髮女生說完,拉了一下安全帶,順手搖起車窗,定睛看了我們一眼,補了一句

「叫輛計程車吧!如果你們還想活命的話……..」

下一秒,只聽到油門的聲音,灰色的休旅車瞬間消失在路口,回頭看見豪宅外的警衛,對我們詭異的笑了一下。

我跟長谷川立刻沒命的往大馬路衝,看到一輛計程車連問都沒問,就自己開了車門爬進車內,喘到講不出要去什麼地方。

這裡的計程車絕對沒有拒載短程的問題。

因為,即使是走路十分鐘會到的地方,都不能將自己裸露在金屬車殼外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