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咬著吸管,大口吸著果汁,這是屬於熱帶地區的味道,好甜好甜,充滿色素與香料,但我喜歡這個味道,糖分可以暫時讓我心情平靜。

外面的雨快停了,熱帶地區的雨總是來得快去得快,遠方的天已經有一點點亮,空氣開始清新了起來。

我們坐在雜貨店的塑膠椅子上躲雨,老闆好心收留我們,貨架上的小電視正撥著足球賽。

「接下來呢?」吸管已經快被我咬爛。

「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長谷川吸乾最後一滴果汁。

我點點頭,十分同意,大老遠坐了飛機過來,總不能在這裡躲到天荒地老。

付了錢,謝過老闆,我們走在里昂的石板路上,剛洗得乾乾淨淨,天氣已經開始放晴,附近的孩子跑出來踢足球。原本跑去躲雨的小攤販都回到原本的地方,繼續做起生意。

好像沒這麼糟?我心想,嘴上哼起了beauty and the beast 的 little town,腦波很弱的長谷川也一起唱了起來。

里昂最美麗的地標是里昂大教堂(León Cathedral),建於18世紀,融合了巴洛克、新古典主義,並且也深受西班牙阿拉貢地區的穆德哈爾式建築風格影響,許多尼加拉瓜重要的人物,包含一大堆樞機主教都葬在這裡。剛下完雨的大教堂蒼白而莊嚴,傷痕累累的石牆吸飽了雨水,顯得越發的沈重。教堂前是一個小公園,教堂與公園間夾著廣場,西邊的太陽經過一場大雨更增加她的威力,整個廣場閃得令人掙不開眼,這一幕很美,美得讓人想把這一幕真空包裝起來。

越靠近黃昏,廣場前的人就越來越少,最後只剩下一群鴿子與一群孩子。

「現在呢?是不是又要用跑的?」

「不,今天不跑了,想別的辦法!」

長谷川古靈精怪轉了一下大眼睛,賊頭賊腦的跑去跟小朋友攀談,回頭給我一個詭異的笑容,五分鐘之後兩個小孩乖乖的跟在長谷川身邊跑過來。

「這招真的太不要臉了!」我讚嘆著!長谷川居然低級到用美色誘拐小孩跟我們走在一起,假裝我們原本就認識當地人,我們跟著小朋友走,他們去哪我們就去哪。

於是我們就跟胡立歐去找他朋友荷西,荷西要去剪頭髮,於是我們一行人就浩浩蕩蕩陪荷西剪頭髮。

之後,跟羅珊去她同學家拿書包,順便去找她阿姨安娜,她請我們吃了剛炸好的甜甜圈,最後,胡立歐再跟他哥哥一起陪我們走回住宿的地方。

這是我走過最腦殘的觀光行程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