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caya 火山第一次噴發大約在兩萬三千多年前,之後噴發的記錄最早可以追朔到西班牙殖民時代,大大小小大約也有二十幾次,火山爆發除了伴隨著地震以外,火山灰還足以淹沒整個瓜地馬拉城與安地瓜,機場被迫關閉。

過去幾十年Pacaya 火山地區治安一向不好,這應該很好理解,大白天走在馬路上都會莫名奇妙被射死了,荒郊野外的火山地區發生搶劫自然是家常便飯,但因為安地瓜是瓜地馬拉重點觀光城市,整個國家有一大部份的收入都靠世界各地的觀光客貢獻,政府大力整頓治安之後,這幾年上山的護送團隊從持槍警衛已經簡化成當地的騎馬的山地青年與一隻溫馴的老狗。

瓜地馬拉什麼沒有,就是火山多,他們最大的賣點是可以讓觀光客上山看熱騰騰的火山熔岩在腳邊滾動,但是後來據說有很多欠奏的觀光客實在太興奮了,拍照拍到一個忘我,就一群人一起跌到熔岩上面造成嚴重的燙傷,因此後來瓜地馬拉觀光局就嚴格禁止觀光客靠近岩漿,我們現在也只能看到一大片乾掉的熔岩。但這也夠壯觀了,一整個山頭都是焦黑金亮的礦物質,十分的鋒利,一不小心也會刮傷皮膚掛彩。

火山地形十分詭異,落差極大,不時要上上下下,甚至還有一大段需要抓住旁邊的繩索才能繼續往上,有好幾個體力不支的老外所幸花錢了事,給了小費就坐上當地人準備的馬,看到那些小馬兒載著噸位很驚人的大嬸,真的有虐待動物的嫌疑。

那個長谷川平常也算是運動健將,在槍林彈雨的中美洲跑得比誰都快,全然忘記她還有一個旅伴在旁邊喘,但是今天爬火山的時候卻臉色發白,動作也慢了一些。

「妳爬得比旁邊的小弟慢耶!」我毫不留情的揶揄她,旁邊那個三歲的小毛頭不但腳步輕快,還一邊唱著他們國家奇怪的歌。

「我肚子怪怪的,有一點咕嚕咕嚕的感覺!」長谷川皺著眉頭。

但是她死不承認是昨天貪嘴吃了路邊的冰,我們還是努力的往上爬。

這時候有一個火山區的靈魂人物出現了,就是山地青年養的一隻老狗。小黃一路上都這麼安安靜靜的陪著我們一路往前,搖搖尾巴用熾熱的眼神關注著每個人是否都跟上來了。長谷川這臉皮很厚的傢伙居然一陣腿軟又找不到東西扶,在一個超級崎嶇的地形順手就把小黃的狗頭當做扶手,大家看到長谷川這種無恥的行為居然都沒有出面制止,還造成一股模仿的風潮,過了不久大家就都順手扶狗頭。

小黃真的是一隻個性很好的狗,接下來的十幾個人都開始輪流扶著狗頭上山。看到這個畫面,立刻就覺得馬兒上面載著胖大嬸的這件事真的不算什麼了。

後來大家都上山了,我看到小黃的頭禿了一塊,不是很確定是不是原本就是禿的,但是看起來總令人感到辛酸。長谷川還用西班牙文跟狗交談了一下,據說她跟小黃曉以大義說,狗是人類最好的朋友。我回頭看了一下山地青年的表情,十分複雜,也十分憂鬱,這群人實在太沒道義了。

最後大家都因為小黃的情義相挺,順利的抵達山頂。山頂的風吹動的絲狀的白雲,快速流轉,千變萬化。小黃趴在我們旁邊,安靜的休息著,並且獲得一塊冷掉的比薩。我們坐在山巔上,想像腳下曾經是火焰一般火紅沸騰的熔岩,大自然,真的好偉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