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中美洲幾乎都是天主教的世界,瓜地馬拉也不例外,尤其在安地瓜,教堂的數量跟密集度大概跟台灣的便利商店差不多,每間教堂都是大有來頭,在這裡沒有個一百年歷史起跳,恐怕在當地是抬不起頭來。

教堂在安地瓜雖然多,但週日的禮拜卻不是唯一的活動,除了國外的觀光客以外,安地瓜的豐富文化以及治安相對良好等優點,也是其他鄰近城市的人,假日休閒度假的地方。

安地瓜的禮拜天,跟在這裡的其他日子一樣,從長谷川最愛的紅豆泥開始。

「我真的愛上紅豆泥了,我想跟紅豆泥交往!」是的,安地瓜的禮拜天,跟在這裡的其他日子一樣,從長谷川對紅豆泥的讚嘆開始。她不但可以吃掉一整份紅豆泥,還可以連我的一起吃掉,並且同時對紅豆泥展開一系列的真愛告白。

在我厭惡的把所有的紅豆泥都刮到長谷川的盤子上時,外面傳來一陣陣清脆的音樂聲,出去一看,鐘樓前的石板路上早就像嘉年華會一般展開各式各樣的活動。

「原來是馬林巴木琴啊!」長谷川顧不得嘴角還有紅豆泥,衝出來看街上發生什麼事。

馬林巴木琴在瓜地馬拉的地位非凡,但卻很難歸類為當地的「傳統樂器」,原因是因為馬林巴木琴其實源自於非洲,原本只是用一些曬乾的瓢瓜跟樹枝敲打演奏,傳到拉丁美洲之後開始使用密度較高的玫瑰木,最後,有一位瓜地馬拉音樂家在原本的木琴上加上半音,才奠定了馬林巴木琴(Marimba)在現代打擊樂的地位,但因為這位音樂家的關係,馬林巴木琴跟瓜地馬拉幾乎就畫上了等號。

除了阿伯們穿著傳統服裝賣力的演奏以外,居然從不知道什麼地方,看起來是3系列的BMW,一輛一輛從不同的方向開上石板路,整齊的排在一起,開車門走出來的人,也跟演奏馬林巴木琴的人一樣,大約都是阿伯的輩分,但皮衣皮褲的搭配看起來還是有點殺氣。

馬林巴木琴跟BMW排在一起,已經夠混搭了,更有趣的是,旁邊還有畫家安安靜靜的在一旁寫生,另一邊則是安地瓜的原住民穿著傳統服裝在兜售手工藝品。

再往前走一點,一大群小朋友坐在地上圍了圈圈,不一會兒又全部一起驚叫連連,中間一位小丑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

陽光、笑顏、滿場的氣球閃著刺眼的光,搭配如童話般的小鎮,這是安地瓜的禮拜天。

一切都太美好,像假的一樣。相較於前幾天的危機四伏,在這裡卸下一切防禦,感受這個歡騰的情緒,反而令人難以適應。

「妳有沒有想過,這會不會是楚門的世界?」長谷川說。

我說過,長谷川的腦袋跟一般人不太一樣。

但,這一次,我沒有翻白眼,也沒有癟嘴。眼前這一切就像佈景一般,如果燈光關掉,工作人員走過來把道具搬走,我想也不意外。

畢竟,這一切太不真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