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薄荷島的一天總是這樣開始的。

在清晨薄霧中散步在海灘上,走累了就躺在沙灘上聽著海浪,肚子餓了就走回來,一邊吃早餐一邊看小朋友跳水,吃飽了還可以請飯店安排在沙灘上作SPA。

這麼輕鬆寫意的渡假模式幾乎沒有在我們的旅行清單中出現。而這種人造的舒適感,久了以後卻起了一些奇怪的變化,以白話文解釋,就是「爽度降低了」。

同時也相當程度證明,我跟長谷川沒有那種貴婦的命格。

這個飯店大到驚人,我們走了很久才繞到門口,又走了很久才看到當地的村落,跟一些零零散散的小吃攤。破舊、簡陋,只有一些看起來不太可口的飯菜。

往海邊的方向走去,小路上突然湧現了一群當地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對東南亞的人其實存在一個刻板印象,就是他們喜歡聚在一起聊天,吃飯喝酒睡覺什麼都做,就是不愛工作,尤其是在豔日之下。

但這群人顯然有極大的機動性,他們每個人手上拿著簡單的掃把,嚴格來說只有掃把下面的部分,東掃掃西掃掃,把落葉等等雜物集中在一個涼亭裡,做完工作的人開始把帶來的飯菜整理好,大家圍在一起吃。

除此之外,我發現這個小社區作了大量的美化,他們把用過的鐵製牛奶罐拿來種些小植物,排在小路的兩旁。牛奶罐早已鏽到看不出什麼廠牌,裡面歪歪扭扭的小植物肯定不是什麼名貴的品種,他們面對這些小雜草的專注,不輸給歐洲人種植玫瑰花那樣的態度。

最令我們驚艷的,是他們垃圾分類的貫徹程度。黃、綠、藍、紅四個顏色的塑膠桶,井然有序的排著,乾乾淨淨。

「這不是真的,一定又是楚門的世界!」長谷川說。我也不相信,這完全顛覆了我對東南亞的觀感。

到亭子裡隨抓了一個看起來很老實的年輕人。

「你們這裡保持的好乾淨啊!」我說。這是我的肺腑之言。

「是不是政府有要求你們要維持薄荷島的環境清潔?畢竟這裡每天都有好多觀光客來!」我說。這也是我的肺腑之言,雖然很沒水準。

年輕人看了我一眼,露出非常懷疑的表情。還沒回答之前,他先遞給我們一人一根香蕉。

「我們喜歡乾淨。」年輕人想了很久,很靦腆的回答。簡短的,卻瞬間粉碎我們自以為是的想法。

自以為理解、自以為了不起、自以為優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