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歐洲有一種特殊的質地,綿密而沁涼,就算只是來回踩在滿地的紅色樹葉上,也是一種愉快,尤其是在Sofia。這個城市的美感還有一部分來來自於她的名字,一個女神專屬的名字。

經過幾個小時的飛行之後,最好的犒賞就是可以懶散的坐在全Sofia最美的亞歷山大涅夫斯基大教堂前面,享受秋天最後的陽光。亞歷山大涅夫斯基在東正教的傳統絕不是陌生的名字,相較於其他東正教的聖徒,他的軍事與政治色彩濃厚,在13世紀他率軍抵擋了瑞典人及蒙古人的侵襲,保護了俄羅斯文化與地區的完整性,他的遺骨後來被彼得大帝移至聖彼得堡。俄羅斯東正教會封他為一位聖徒,在俄羅斯、愛沙尼亞、及保加利亞都建有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教堂。

大教堂前有一個舒服的露天咖啡座,對於剛下飛機的亞洲人絕對是一個醒目的提醒,提醒我們歐洲人享受生活的步調,即使,保加利亞是歐洲數一數二貧窮的國家。

「你上次去中美洲不是才把年假都用完,這次怎麼能走得開?」才說要好好享受歐洲人的生活步調,剛喝了一小口咖啡,長谷川就冷不防問我一個很煞風景問題,馬上把我拉回現實生活。

「我跟我老闆說work from home。」

「work from home? 也要有個理由吧!你們公司這麼隨便?」難道她看不出來我一點都不想聊這個話題嗎?

「就…我哥有個學弟,請他開個證明….」我越講越小聲。

「呃!真假的啊!算妳狠!但是work form home 也是要 work 吧!那妳出國這段時間怎麼應付?」她真的很煩。

「我在這之前已經把我負責的案子連趕好幾個月作完了,所以就…這段期間…分幾次寄出,讓大家看得到進度….」我的頭已經快低到埋在那盤沙拉裡。上班族就是一種身不由己的生物。

「這麼不要臉啊?」長谷川幾乎是笑出來,隔壁的老外還轉頭看了她一眼。

「妳敢笑我!妳呢?」我就不相信她可以大大方方說走就走。

長谷川遠眺著對面的大教堂,露出了令人不齒的表情。

我想,這內幕肯定是更下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