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加利亞位於歐洲的邊陲,在羅馬帝國時代以色雷斯人,希臘人和達契亞人爲主,說著一種類似拉丁語的語言,到了公元7世紀中葉,這個地區被斯拉夫人佔領,隨然後來又被源自於中亞的保加爾人打敗,但在當地斯拉夫人佔大多數,所以當地的文化與語言逐漸被同化,發展出一種以斯拉夫語為根基的「保加利亞語」。保加爾人原由世襲的可汗統治,之後則變成保加利亞沙皇,史稱「第一保加利亞帝國」。

第一保加利亞帝國盛世維持不了太久,大部分的時間都被拜占庭帝國控制,長期被壓制的保加爾人起而反抗,貴族出身的伊凡·阿森和彼得·阿森兄弟領導大規模起義,在12世紀末葉保加利亞終於再次獨立,史稱「第二保加利亞帝國」。

公元12至14世紀,大特爾諾沃這個地方迅速發展成保加利亞最堅強的要塞,是帝國最重要的政治、經濟、文化和宗教中心,到了伊凡·阿森二世時期,國力達到鼎盛,疆域最廣。

在這個歷史上最輝煌的時代,查雷威茲城堡(Tsarevets fortress)佇立在查雷威茲山守護著保加利亞人,揚特拉河溫柔的環繞著,形成天然的護城河。

查雷威茲城堡盤踞了整個山頭,有花園、修道院、練兵場,甚至還有刑場,功能可以說是應有盡有。當時所有的罪犯都有幸在這裡看見最美麗的風景,然後當場處理完畢。靠著險峻的地形,這裡不用斷頭台,而是直接推到山崖邊讓犯人體驗自由落體的快感。

就像鷹巢城的月門一樣。

最特別的是山頭上的大主教教堂,有別於所有的保加利亞東正教教堂,這裡的壁畫不是傳統的工整聖像畫,而是風格強烈的現代藝術表現。

有閉眼的、有咧嘴的、有翻滾的、還有呼喊的,所有痛苦的情緒毫不隱藏的展現在這個廳堂中,無聲的空間裡彷彿充滿了尖叫。一度我覺得所有的表情在我頭上旋轉,扭曲,但又是這麼的充滿秩序。

後來的幾百年,大特爾諾沃繼續發展。1393年,鄂圖曼帝國經過3個月的圍攻終於占領了這個地方,城堡、民宅、修道院和教堂大都都付諸一炬。

很可惜的,聖母的愛沒有征服一切,淹沒在歷史的巨浪中。

歷史沒有對錯,只有勝者與敗者;歷史沒有結束,只有一天一天的被創造著。但,人們真的從歷史中學到教訓了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