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時代曾經打工當過導遊,也曾經在社團當過幾次舞台劇的導演,但幫人「導盲」倒是第一次,多虧了長谷川。這個傢伙帶錯隱形眼鏡,東西南北搞不清楚,還好幾次摔到路旁的水溝。

「妳臉上不是帶著普通的眼鏡嗎?」一邊把長谷川從水溝拉出來,一邊覺得不可思議。

「妳不懂我們的苦!帶上普通的眼鏡不但看不清楚,連同其他感官通通都變得不敏銳,聽覺也變得怪怪的,反應也變慢了!」長谷川很苦惱的說。

「騙肖!哪有這種事!」

揚特拉河環抱著整個大特爾諾沃,青蔥的綠意從每個角落冒出來,遠遠的拱橋邊高聳入雲阿森兄弟紀念柱,在白天看起來有點俗氣,但隨著夜色漸漸籠罩,開始有點悲涼壯闊了起來。晚餐時間到了,紅瓦的老屋瀰漫著炊煙,一點一點的散在薄霧繚繞的微光中。

走在傍晚的大特爾諾沃,談的不是思古幽情,而是這種沒水準的話題。

沒有特別選定哪一間餐廳,路過這家 Ресторант Щастливеца ,雖然客人還沒到,但有八成的餐桌上都是預約的牌子。

餐廳的位置就在河岸邊,透過大片的落地窗可以遠眺整個河谷;室內擺設只有一個主題,就是玫瑰花、玫瑰花、玫瑰花跟玫瑰花。

沒有人看到玫瑰花不感覺浪漫的,這種花,天生就是叫人融化的生物。Ресторант Щастливеца 不到六點就全部客滿,有三五好友聚餐,有老夫老妻喝著紅酒,還有同性伴侶在這裡約會。

誰叫玫瑰花就是這麼令人心神蕩漾。

忙了暈頭轉向的小弟終於有時間幫我們點菜,他推薦了只有這個季節才有的野菇燉飯。

「保加利亞這個季節吃野菇是最棒的!」有點激動的小弟講了兩次,如果沒有點這道菜彷彿就是不給他面子。

「另外,兩位今天慶祝什麼事情嗎?」小弟張大了眼睛,不知道在興奮什麼,我很怕等一下他從口袋拿出拉炮什麼的。

「呃…慶祝我們再次一起旅行!」長谷川抓著我的手,再次露出那招牌的亞洲甜心笑容。

「這太好了!來保加利亞度蜜月是最聰明的選擇!稍後會贈送兩位一人一杯我們最好的紅酒,祝兩位有愉快的夜晚!」說完,小弟就蹦蹦跳跳的跑掉了。

「……..」

無論用什麼方式,騙到一杯好酒總是令人開心的。我們狂妄的計畫著未來,恨不得一口氣就能把全世界走完。

「下次一起去尼泊爾吧!」長谷川的雙頰因為酒精而有點泛紅。

「喜瑪拉雅山嗎?」

「是啊!」

「妳還敢說!妳這沒用的傢伙,忘記妳去瓜地馬拉火山還扶狗嗎?」

我們大笑著,聊到我們走過的路,想起薩爾瓦多的MD,想起被警告半夜不能走出門的尼加拉瓜。

「我覺得很幸運,有妳一路照顧我,下輩子我們再一起旅行吧!」長谷川這位盲胞,在酒酣耳熱之際居然講出這麼真性情的話。

我也笑了,我說不出話來。

說不出話來的原因之一是,我下輩子其實想跟Benedict Cumberbatch一起旅行。

Ресторант Щастливеца 是保加利亞文,Щастливеца就是「幸運」的意思。

幸運是什麼?

幸運是,知道自己想追求的人生是什麼,旁邊的瘋子也一起這麼努力的追求著。

親愛的,我多麼幸運 。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