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大特爾諾沃似乎還在揚特拉河的懷裡睡著,從她惺忪的雙眼看出去,水氣瀰漫著樹林與紅瓦屋之間,偶而有一兩個早起的老人家整理花圃,還有起來做早晨彌撒的修士們,互相寒暄。

 

很難想像這裡在中世紀曾經是叱吒風雲的大城市,繁華喧囂已流逝在歷史中,留下來的是無盡的古意浪漫。大大小小的教堂與修道院散落在山丘上,深秋的落葉隨性的飄灑在天空,我們坐在石階上,讓這一點點寒意滲入身體裡。

眾多教堂中,最特別的是四十殉道者教堂。

四十殉道者源自於一個古老的傳說,有四十名士兵因為不願意遺棄自己對上帝的信仰,遭到當時羅馬帝國的迫害,他們全身被脫光帶到結冰的湖上,如果他們願意妥協,便可以免於死罪,還可以立即享受一個舒服的熱水澡,然而這幾名士兵還是堅持自己的信念,那天晚上,站在岸上的羅馬士兵看見天使飛翔在那些殉道者的上空,在他們每一個人的頭上都放上一頂冠冕,並接他們上天,此時天使的歌聲響起「四十個殉道者、四十個冠冕。」隨後他們都被天使接走升上了天。當時,其中一名殉道者改變心意,逃避了冰湖。那個羅馬哨兵驚奇的望著他,隨即就將自己衣服上的徽章脫下遞給他說:「蠢漢!如果你站在我的位子上,看見我今晚所看見的,你決不會捨棄你的冠冕,現在你來站在我的崗上,讓我去承受原是你可以得的福分。」他馬上脫光衣服走上冰湖,天使的歌聲再度響起,這四十名殉道者就榮耀的走進上帝的光中。

這個古老的傳說一直被後人所傳頌著,在今天的卡帕多奇亞、敘利亞的阿肋坡、烏克蘭的基甫、希臘等地,都有歌頌四十殉道者為名的教堂。在大特爾諾沃的這個「四十殉道者教堂」(Holy Forty Martyrs Church)同樣也是紀念這個悲壯的事件而來。然而伊凡·阿森二世新建這個教堂還有更明確的目的,那就是紀念自己最輝煌的一役,同樣發生在3月9號,跟四十殉道者殉道的日期是同一天。

教堂裡還保留著幾世紀以前的濕壁畫,一塊一塊拼湊出一段段含著淚水的歷史足跡,伊凡·阿森二世把他偉大先烈們的事蹟刻劃在一根一根列柱上,保存在教堂裡,他自己最後也葬在這裡,在大特爾諾沃這個他曾經創造過輝煌歷史的地方長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