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大夥以一種被阿基米德附身的姿態,很硬派的把車子從土裡挖了出來,但後輪已經歪了一邊,無法勉強開了。Gigi不愧是25年老經驗,不知道從哪個深山裡調度了一輛車,還配備了一位新的司機給我們。新的司機看起來年約50,髮量已經所剩不多,重點是完全不嘻哈。

我有點懷疑的看了Gigi他弟一眼。

「是的,這裡的年輕人真的沒剩幾個了,我是其中一個!」Gigi他弟不知道哪來的自信,帥氣的把菸蒂隨手一彈,攤了攤手說道。

Gigi他弟為了撫平我們受創的心靈,決定帶我們吃他心中排名第一的當地料理。

新的司機載著我們,繞過一片樹林,到一間還不算小的餐廳,兩層樓的建築看起來很豪華,裡面卻一個人都沒有。

「哎呀!是你啊!今天帶朋友來?」餐廳經理穿得無比正式,黑色西裝搭配著黑色小領結,左前臂還掛著雪白的餐巾,就像電影裡眼的一樣。他看見Gigi他弟走進來,熱情的過來給他一個大擁抱。

接過了厚厚菜單,我跟長谷川翻了大概十幾分鐘,完全沒有頭緒要怎麼點餐。

「如果不知道吃什麼,我建議,就點個湯跟甜點就可以了!」Gigi他弟翻開湯品的那一頁,眼神透露出少見的誠懇。

「湯?而已嗎?」以我對長谷川的了解,再這樣下去她可能會展現翻桌的爆發力。對於剛剛在路邊,頂著零度的低溫發抖的兩個人,吃下一整隻火雞也是剛好而已。

「真的!你們要相信我,我自己也只喝湯跟吃甜點,絕對是夠的,而且我保證這是全羅馬尼亞最好吃的料理!」Gigi他弟沒有等我們回答,轉身就跟餐廳經理點好餐。

這道湯真正的學名叫做Supă-cremă de hribi ,意思是Cream soup with forest mushrooms and pieces of toast ,直接翻譯就是「湯與麵包削」,光看名字就覺得有點虛。餐廳經理端上來四碗湯看起來很普通的濃湯,跟一大堆圓圓的東西,大小很像我們珍珠奶茶裡面的大珍珠。

Gigi 他弟示意我們跟他一起作,把圓圓的東西放到湯的上面,吸飽湯汁之後在一起吃。

「如果你們喜歡吃辣,可以配一點這個!」Gigi 他弟遞給我們一小盤醃製過的辣椒。

吃了一口,其實我的內心已經默默下了一個結論。

這應該是Gigi 他弟目前為止,唯一做好的一件事了。看似很無聊的濃湯,配上奇怪的珍珠,再加上一整條辣椒,居然能展現這麼多層次的口感。

「這個圓圓的是什麼?」我問。

%e7%be%8e%e8%a1%93%e6%8b%bc%e8%b2%bc

「這是經過特殊處理的麵包!我在羅馬尼亞還沒有吃過比這個更棒的,等一下上甜點你們會更驚奇!」

接下來是一段極度的安靜,因為我跟長谷川整個陷在這碗濃湯裡。

甜點是papanasi,據說是一種從羅馬帝國時期就出現的甜品,形狀像一個小雪人一樣,炸過的麵粉裡面包著當季最新鮮的藍莓果醬,外面淋上白色的醬料。Gigi他弟二話不說,直接把小雪人頭切下來,裡面滿滿的藍莓果醬瞬間流了出來。

%e6%89%8b%e6%a9%9f

「現在是吃藍莓最好的季節!」餐廳經理忍不住走過來告訴我們,露出驕傲的神情。

「我在布加勒斯特住了好多年,以前是一些明星跟導演的保鏢,什麼昂貴的餐廳都吃過了,但從來沒有吃過比這裡更棒的papanasi !」Gigi他弟說道,一臉的滿足。

「保鏢?真假的?」

「真的!當保鏢收入很好,但是日夜顛倒,受傷是家常便飯,身體都搞壞了,後來我哥哥就問我要不要回到家鄉跟他一起經營旅行社。」看到一個年紀還沒超過30的年輕人,說他已經把身體搞壞,心理有一點辛酸。

「尤其是,我後來有了寶貝!」Gigi他弟從皮夾裡拿出他老婆跟小孩的照片。照片裡的三個人在沙灘上曬太陽,笑容好燦爛。

原來看似什麼都不怕的痞子,也有柔情的一面。

最後餐廳經理上了當季最好的藍莓酒,我們三個喝得開懷,新司機只能在旁邊乾瞪眼。

「還餓嗎?沒吃飽可以再點其他的!」Gigi他弟說道。

他真的沒有騙我們,這些東西吃完,真的再也吃不下其他的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