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飽喝足的我們繼續上路,留下Gigi他弟有點悵然的繼續處理他桶下的樓子,畢竟在江湖上行走,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我們就開開心心的跟著新司機走了。

小禿頭對我們很好,也很客氣。叫他小禿頭絕對沒有歧視的意味,畢竟相處的時間太短,而且沒有像Gigi一樣擁有這麼響亮的名字,這麼長串的東歐名字是不可能記起來的。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取名字很重要。

小禿頭除了很斯文很溫和以外,不知道是因為年紀的關係,或者是看到我們把車撞成這樣心中有點毛毛的,開車速度非常的慢,慢到有點誇張。但如果這樣再嫌下去,就有失我們東方人溫文儒雅的度量了,快嫌太快,慢又嫌慢,有沒有這麼難搞?萬萬不可讓羅馬尼亞人心中留下一個台灣人很難相處的形象。即使慢到有好幾次被騎腳踏車的阿伯超過,我跟長谷川還是很心平氣和的打開車窗,晒著難得的午後陽光,大口吸著甜美的好空氣。

但是我們還是有一個小小的隱憂,依照我們剛剛花掉的時間,這其中包含了Gigi他弟在路邊被他哥哥痛罵、阿嬤跟她的鄰居拿著板凳出來討論案情、阿公去田裡找木棍到案發現場實踐阿基米德的原理、街坊鄰居通通跑出來合照的時間,再換算小禿頭這個車速,我們肯定無法在五點搭上到羅馬尼亞西北部大學城Cluj-Napoca的車子。

如果搭不上車,表示我們要在這個荒郊野外找地方過夜,表示我跟長谷川可能要挨家挨戶去問有沒有人要收留我們。這個情結很像阿陶很愛看的一個很老派的日本節目,叫做「來去鄉下住一晚」。

這麼瞎的事情千萬不能發生。

「嗨!提醒一下喔!」長谷川又使出亞洲甜心這一招。「我們預計要坐車到Cluj-Napoca,發車時間是五點,千萬不能超過喔!」

「我瞭解!Gigi有交代我!你們的行程我都清楚!」小禿頭很認真的回答我們的問題。Gigi 不愧是25年老經驗,該交代的事情應該是沒有遺漏才對。

車子繼續緩慢的前進,又過了一個小時。

「大家下來休息一下吧!」小禿頭越開越慢,在一間小屋前停車。我不知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人力行「坐一個小時要起來活動十分鐘」這件事。

「這是我家,進來坐坐!」小禿頭好熱情的揮手示意我們進去他家。

我跟長谷川站在門口,雙腿像是上了釘子一樣,交換了一個眼神。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