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小禿頭盛情款款的招待我們喝超新鮮的葡萄汁,但是卻無法改變一個事實,那就是我們已經耽誤了太多時間。

「不用擔心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小禿頭慢慢的發動,他對待車子的態度溫柔到像照顧嬰兒一般,深怕一個不小心,方向盤就會整個掉落。

「還有一個地方我想帶你們去看!」小禿頭轉頭對我們笑著。

我差點把葡萄汁噴得滿身。

「喂!我們是今天要去坐車,不是明天喔!你確定這樣來得及?」小禿頭如果不是腦袋有問題的話,就是他所在的時區跟我們不一樣。除非我們一個人從他脖子掐住,另一個人去搶他的車鑰匙,不然也只能隨他去了。旅行就是這麼一回事。

小禿頭用極為安全的車速載我們到一個地方,我的GPS告訴我,這裡叫做Săpânța,我的眼睛告訴我,這裡是一大片墓園。

小禿頭沒有騙人,這裡是全羅馬尼亞最特別的地方,大約有八百多個人沈睡在這裡,但沒有一絲絲的陰森,彩色的墓碑讓這個地方看起來跟公園沒兩樣。

「好開心的一群死人啊!」長谷川忍不住讚嘆。聽起來很不妥,但絕對適切。

Săpânța的村民天生就有一種幽默感,他們把死者生前的職業,或者他們的死因,用漫畫的方式刻在木板上,據說是一名叫做Stan Ioan Pătraş的藝術家先創作了一系列的墓碑,他過世之後由他最得意的弟子繼續以這種歡樂的方式延續下去。每個墓碑精緻程度不在話下,讓人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此人生前的身分,有正在煮湯的媽媽、有牧師、有老師、有殺豬的。

Săpânța村民的死因千奇百怪,有小男孩被雷打死、有小朋友被車撞死、有老婆婆因為長途跋涉累死、有酗酒過度而死、有跌下山谷而死,墓碑還刻了羅馬尼亞的詩歌,小禿頭翻譯了幾個給我們聽,其中有一個是女婿幫丈母娘立的碑,上面寫道「這裡躺著是我的丈母娘,她不算是一個好人,如果她晚了三天死,躺在這裡的就是我了!」

另一個寫道「你能說什麼呢?誰叫他一天到晚喝酒,酗酒的靈魂就讓他在這裡繼續沈睡吧!」

Stan Ioan Pătraş在生前也親手為自己打造了墓碑,上面寫道「我14歲開始就幫人們打造墓碑,這一生真是辛苦啊!現在我在這裡休息,告訴大家,這裡真是個好地方,我們一起痛飲梅子酒吧!」

走過幾個人們長眠之地,有波瀾壯闊的橄欖山,有在陰陽兩界灰色地帶遊走的往生之城,還沒有看過這種歡樂到像嘉年華會一般的墓園,小禿頭真值得記上一筆佳獎,知道我除了傳統市場以外,最愛的就是婚喪喜慶。

距離下午5點還剩下20分鐘,車子依然保持緩慢的速度開往一個人煙稍微多一點的小鎮,理論上我們要去的車站就在這裡。這時候已經是下午4點57分,車子還停在某一個路口,等著一位阿嬤小心翼翼的過馬路。

「我們還要到售票亭買車票耶!肯定來不及了!」長谷川踢了駕駛座一下,小禿頭依然保持很好的風度,轉過頭來跟我們微笑。

「車票不用買,而且車子會等我們!」小禿頭幽幽地說。

「不用買車票」以及「車子會等我們」這兩件事情都是天方夜譚,小禿頭若不是已經瘋了,就是太害怕長谷川海扁他一頓,因此開始胡說八道。

果然,時間已經超過5點,我們依然還在這裡,其實我心裡有一點點放棄。但就在放棄的念頭閃過的剎那,5點5分的時候,小禿頭在一台巴士後面,停下車來。

「你們要坐的車就是前面這台!我們這裡的巴士一定都會多等個幾分鐘才會出發,車票上車後直接跟司機買就可以了!」

我跟長谷川用最快的速度爬上巴士之後,還有很多當地的民眾才慢慢的坐上車。

原來這就是東歐鄉間的巧妙節奏,只是我們後來才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