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上萬名羅馬尼亞的民眾作了最親密的接觸之後,走出教堂已經是不同的光景。路上除了做禮拜的民眾之外,多了許多不同身分的人。克盧日-納波卡(Cluj Napoca) 之所以能發展出多元的美感,其中一個重要的因素是,全羅馬尼亞排名第一的Babes Bolyai University 在這裡,克盧日-納波卡也就成為一個名符其實的大學城。Babes Bolyai University 跟寶貝一點關係都沒有,這間大學的雛形在1919年就已經形成,後來由Victor Babeș 和 János Bolyai 這兩位科學家及數學家統一學制創立而成。

每個大學生可能資質不同、可能創造力有好有壞、也許思考邏輯有些差異,但有一件事絕對是相同的,那就是古今中外的大學生都睡很晚。

老人家做完禮拜之後,大學生這個族群的人才紛紛在街上出現,而他們活動的形態也相當易於辨認; 三三兩兩拿著書,不管要不要看,但是一定會打開某一頁,點著煙,喝著咖啡。

保加利亞跟羅馬尼亞的公共場所沒有禁煙的規定,很明顯的原因是吸菸的人比不吸菸的人多很多,少數服從多是是步入民主社會的第一堂課,所以大家在室內一起抽煙的這個現象,身為一個外國人也不方便作什麼評論,只是二手菸吸久了,不知不覺有一點偏頭痛。我想這一切歸咎於台灣空氣太好,怪不得別人。

為了體驗當地的大學生在這種毒氣室作學問的情操,我跟長谷川選擇了一間咖啡廳坐下。人出奇的多,我們坐定之後就發現有很多人開始在外面排隊,其中還不少家庭式的組合。

從來不知道吸二手煙也需要從小訓練。

這裡的咖啡算是專業等級,脖子上帶著小啾啾的咖啡師會先跟你訪談一下你喜歡的口位,然後帶著道具到位子上幫你服務,我們點了一杯手沖肯亞,跟一杯虹吸式,味道都相當好。

我斜躺在椅子上,面對著門口的大落地窗,整個室內已經煙霧瀰漫到,快要看不到外面。

「如果讓妳從新念一次大學,妳的人生會有什麼不一樣嗎?」我問長谷川。

「如果讓我從頭來一次…」長谷川的眼神露出很奇特的光芒。

「如果讓我從頭來一次,我不會念那樣的科系、不會跟那樣的男生交往、不會過那樣的生活、不會浪費那樣的時間…」

時間是你最好的朋友,也是你最該恐懼的敵人。很多事情需要時間的醞釀才能水到渠成,但絕大部分的情況下,時間流逝的速度會快得幾乎溶解在空氣中。

不能怎麼樣。

只有好好的活在現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