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在迷霧森林裡遊蕩,到站的時候我才發現這是一個山裡的小鎮。Sinania,這個名字總讓我想到小時候迷戀的獅子、女巫與魔衣櫥,那個充滿迷幻的宇宙。這個小鎮其實是因為鎮上的錫納亞(Sinania)修道院而得名,而該修道院的名字則來自聖經中的西奈山。

從車站走出來,唯一的路標就是往對面的山壁方向爬,硬著頭皮往裡面走,不知不覺就會接到一條僻靜的山林小路。沒有別的,只有深秋裡最動人的滿地落葉,以及乾淨得令人想要咬一口的綠色樹林。就像走到衣櫥的盡頭,打開另一扇門,發現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路上幾乎沒有人,安靜的令人戰慄,雨水跟露水吸附了地上每一片葉子,連腳步聲都像鬼魅般的被省略了。

地上的落葉就像路標一樣,跟著他們走,就會如童話的情節被帶到佩列斯城堡(Peles Castle)。這是卡羅一世(King Carol I)在19世紀初打造的避暑宮殿,原本的提案只是仿造一般的西歐城堡結構,但卡羅一世認為沒有新意而打了回票,最後是由德國的工匠以阿爾卑斯山的別墅風格結合經典歐洲宮廷的細節,展現德國工藝設計的美學。

我跟長谷川坐在城堡對面的露天咖啡座,雨要下不下的,連樹枝都被凍到僵硬。咖啡只喝了一口就冷了,但是我們還是沒有回到室內取暖。捨不得這一座連女巫都變不出來的城堡。

但,我們不是這裡最任性的人。

有兩位白髮蒼蒼的老太太坐在我們旁邊位子,她們也不說話,她們的咖啡也冷了,她們也不願意進屋子裡。

就像納尼亞的衣櫥般,時空被不小心按了快轉,錯置在我們面前。

「幾十年以後如果我們還出來旅行,應該就像他們這樣吧!」長谷川說。

我笑了,喝了一口冷掉的咖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