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回程的飛機上,長谷川翻閱著飛機上的雜誌,有一篇很大的篇幅在介紹馬爾地夫。

金黃的陽光、白皙的沙灘、湛藍的海水,對於兩個剛走出冰冷的東歐的兩個人,簡直是天堂一般。

「如果順路去一下馬爾地夫是不是很美好?」長谷川喝著可樂,眨著大眼睛說著。

「能去馬爾地夫真的很美好,但這絕對沒有順路。」我說,對於這種無恥的言論不屑一顧。

「而且馬爾地夫是我跟我未來的老公要去度蜜月的地方,我絕對不會跟妳去!」我再補充一下我堅定的立場。未來的老公還不知道在哪裡,但是未來要去度蜜月的地方我已經默默的決定了。我把這種行為歸納成我實踐「高效能人士的七個習慣」中的Proactive,雖不中亦不遠矣。

長谷川給我一個白眼。

「那馬爾地夫隔壁的斯里蘭卡呢?如果能去享受一下熱帶的氣候,是不是很美好?」長谷川不放棄。

「斯里蘭卡真的很美好,但也絕對不是在隔壁!」我被這女人搞瘋了。但在我心中不小心已經植入了椰子樹、海灘與插著小雨傘的飲料。

腦波弱,或許也是我個人魅力之一。接下來的五六個小時,對著飛機上的小窗戶,我一直在幫我接下來的行為做合理的解釋。

於是乎我們到了香港機場,不是向右邊飛往台北,而是往左飛,飛往可倫坡。

收起冬衣,我們即將赤著腳走向沙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