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完菜市場,跟當地熱情的民眾揮過手後,我們決定要去吃草餐。

是,不用懷疑。

我們所到之處都有熱情的鄉民包圍我們,連剛剛賣魚乾的阿伯都加入人潮。有些人要求合照,有些人要求握手,有些人遞上紙筆。

「你昨天把你的裸照放在網路上嗎?不然幹嘛這麼多人要跟你合照?」我真的不懂,這一夕之間爆紅一定有什麼問題,通常不是好事。

「如果公布裸照可以有這麼多粉絲,我早就放了。」

說得也是,誰要看啊?

「還是我臉上有什麼東西?頭上有鳥大便嗎?」長谷川問。這個解釋合理多了,但是經過我精密的檢查,這件事情跟鳥大便並沒有關係。

合照可以接受,握手也就算了,但,遞上紙筆是怎麼回事?

我們剛開始還很害羞,婉拒了一直蜂擁而來的民眾。但是,長谷川後來居然整個放開了,不要臉的簽上自己的名字。

「這一切來得太快,我還沒想好藝名耶!」我看她居然更不要臉的學志玲姊姊在自己的名字旁邊畫上一顆愛心。

「志玲姊姊這招已經很老套了,你可以想點新的嗎?」

「是雋永,不是老套。來,跟我說一次,是雋永!」然後我看她還是一直在簽名。心花怒放已經不足以形容她當時的心情了。

但是接過簽名的粉絲看起來似乎不太滿意,皺起眉頭。

「他們可能也想要我的簽名吧!」這也非常合理。以現場的狀況研判,像我們這樣新生代的美少女團體,相信在當地應該是會刮起一陣旋風的。我也開始煩惱了,因為我也還沒想好藝名。

又經過了一陣混亂,獲得兩個簽名的粉絲看起來還是很困擾,這下子我真的不懂他們到底要幹嘛了。

說著說著,一個年輕人從人群中竄出,在紙上寫了一行字遞給我們。

原來,上面寫的是他的e-mail。

我們其他的粉絲也紛紛寫上自己的e-mail,沒有e-mail的就寫上自己家的地址,搞了半天,原來他們是要我們把照片寄給他們。

最後我跟長谷川為了滿足廣大的歌迷朋友們,最後還舉辦了一個小小的握手會,才逃進店裡吃早餐。

吃蛋餅的時候長谷川異常的安靜。

「喂!你在幹嘛?」

「我…我在想首張專輯要叫什麼名字!」

「………」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