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斯里蘭卡的Bruce Willis 轉得頭很暈,再加上這台公車沒有冷氣,接近40度的高溫下,我們昏睡到不省人事。三個小時以後,我們被公車司機趕下車,這才發現我們已經在Krunugelala 。

這是一個大型的轉運站,一樓都在賣檳榔,二樓是商場,感覺可以買到很多祖國的產品。

問了路邊的大嬸,又換了一台公車,搖搖晃晃再昏睡了一個小時才終於到了Dambulla。天氣熱得離譜,走了一大段才看到當地的地標-鐘樓。

往路標走去,看到傳說中的丹布勒石窟寺。石窟寺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世紀,據說是當時的維拉干王(Valagambahu)因為南印度入侵,被放逐之後逃到了這個石窟,被當地的僧侶所庇護,在南印度篡權的15年裏,他都一直在這裡避難。等到他收復他的國土之後,決定建了這座廟感念當年僧侶。後來的很多朝代不斷地在石窟裡面添加各式佛像與雕塑,這個石窟不但已經成為一個主要的宗教中心,而且也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的文化遺產。

但站在丹布勒石窟寺的門口,信徒絡繹不絕的走進走出,我跟長谷川都不自覺的停下腳步。

「妳確定沒走錯?」我問。

「很難錯得了,這附近就只有這個建築物。」長谷川遠遠望著丹布勒石窟寺的門口,不停的搖頭。

「1500盧比耶!妳覺得應該要花嗎?」

「爽度會有早上的15倍嗎?」長谷川說。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文化遺產,跟斯里蘭卡的Bruce Willis 早上表演的那齣相提並論,這樣錯誤的相對論,我只能說他錯得很有道理。

丹布勒石窟寺問題完全出在,門口那狂野的獅頭。

除了那卡通般的造型之外,外圍還有一排排微笑的假沙彌,中間點綴著幾隻逗趣的小象。

「我承認我文化水準低落。走吧!我們去喝飲料!」我跟長谷川去買了斯里蘭卡特產的「木蘋果汁」,果肉與碎冰在嘴裡融化的瞬間,才感覺身體的燥熱有一點點紓緩。

於是乎我們就在樹下乘涼,擺出一種優雅的姿態在這邊喝果汁,等著Dambulla熱情的民眾來跟我們合照。

最後事實證明,Dambulla的民眾都一心向佛,只有樹林裡的一群猴子願意理我們,連小學生都頭也不回的走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