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喝了幾杯木蘋果汁,搭上嘟嘟車,我們終於到了Sigiriya ,今天晚上要住的地方有個浪漫的名字,叫做「flower inn」。招牌就搭在一個看起來像公車站,卻又沒有公車站牌的地方,十分具草根性。嘟嘟車司機三兩下就找到這個地方,這次遇到的雖然不是Bruce Willis ,但肯定是有力的地方人士。

往小路走進去,豁然開朗,是一間綠色的小屋,旁邊有一棵巨大的古木相伴。周圍的花開得很瘋狂,隨著太陽下山,氣溫慢慢的變得宜人,空氣中的花香也隨著微風飄散開來。

我們舒服的躺在藤椅上感受自己的呼吸,一種南亞獨特的慵懶氣氛,開始展開。

「啊!妳們到了啊!」胖胖的民宿媽媽滿臉笑容的迎接我們,接過我們的行李,帶我們進房間。房間布置有著斯里蘭卡獨特的美學格調,淺綠色的牆壁、深紅色花紋的床單、牆角的一個架子上放了幾束塑膠花。一般來說,我對塑膠花完全沒有好感,但放在這裡卻有一種異常融入的感覺;俗氣,完全沒有掩飾的俗氣,但有一股說不上來的自信,感覺她們面對一牆之隔鮮花,也能夠抬頭挺胸的綻放著。當然,最重要的是天花板上蚊帳。

這時候我們才知道,原來蚊帳在這邊,根本就是標準配備。

「妳們快去沖個澡,晚上是十種斯里蘭卡的咖哩大餐,一定讓你們非常難忘的!」民宿媽媽聲音十分興奮,幾乎是有點顫抖。

這天晚上有兩個中國女生,一個來自南京,一個來自重慶,另外還有一個西班牙男生跟一個紐西蘭男生住在這裡,晚上就一起在花園裡的長桌吃晚餐。我們換上涼爽的花布洋裝,就像一個隆重的晚宴般,只是腳上踩的不是高跟鞋,而是夾腳拖。

這時候的日光越來越微弱,一個沒注意,天色就完全暗了下來,只剩下桌上的燭光隱隱約約,閃閃爍爍。簡單的自我介紹後,男孩子很有風度的讓我們先選位子,我們依序入坐後,民宿媽媽就準備幫我們上菜。

第一道菜用我們的語言來形容,應該就是九層塔煎蛋,只是用的不是九層塔,而是一種當地特有的香菜。民宿媽媽嘰哩咕嚕的介紹完,又跑進廚房忙著。

正當長谷川即將把一塊類九層塔煎蛋放進口中的時候,我彷彿看到一些奇異的現象…..

難道是我眼花了嗎?上面的一片類九層塔居然動了起來。

原來,是一隻蟲。

長谷川鎮定而優雅的先把叉子放下,撥了撥長髮,就當這一切都沒有發生。

接著,民宿媽媽端上了傳說中的十道咖哩上來,香氣瞬間沖上整個餐桌,這個時候只見附近所有的大蟲小蟲,帶著神風特攻隊的氣勢衝向我們的餐盤。現在,你完全分不清楚,哪些是胡椒、哪些是肉末、哪些是蟲子了。

旁邊的紐西蘭男生明顯是這群人裡面,在斯里蘭卡待最久的人。他攪了攪咖哩醬汁,淋在白飯上,這時瀕臨溺斃的小蟲在柔軟的白飯上奮力的掙扎,他,若無其事的大吃了起來。來自祖國的女孩們忙著用湯匙把小蟲子撈出來,趁新的蟲還沒掉下來之前,也把湯喝得精光!

我跟長谷川呢?

很久很久,我們還是無法移動那副叉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