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著這些不停落下來的小蟲子,大家開始變得不自在了起來,畢竟大部分的人都不習慣生吞一堆昆蟲。

席間穿著最火辣的是祖國的朋友,紐西蘭的男生眼睛沒有離開過她,這可能就是為什麼他可以自自然然的吃起蟲蟲大餐,因為他沒在看自己吃下了什麼。

「where are you from?」紐西蘭男問到。

「Nanjing」她回答。

「ummmm…., where are you from?」紐西蘭男沒有聽懂。

「Nanjing」她又說了一次。

「ummmm….I mean,  where do you come from?」紐西蘭男又問了一次,這次咬字非常清楚,就像在教兒童美語一般。

「Nanjing」她又說了一次。拉了一下肩帶。

紐西蘭男皺了皺眉頭,低頭吃了一大口飯。

這短短的對話讓我跟長谷川面面相覷了好久。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民族自信吧?原來南京的知名度跟紐約一樣,說南京,大家就應該知道在中國。當我在介紹自己來自台灣的時候,永遠都會預設對方不知道台灣在哪裡,或者,先忙著解釋,是台灣不是泰國。

我們沒吃什麼,晚上這裡什麼都沒有,只記得外面好像有一家雜貨店。

「去買點餅乾吃吧!」我說,去散散步也好,順便思考一下民族國家的未來。

當我們準備推門出去的時候,後面傳出一聲大叫「千萬不要出去啊!」民宿媽媽拉長了嗓門。

上一次民宿主人阻止我們出去,我想起來了,是在尼加拉瓜。原因是因為,出去會被槍射死。難道斯里蘭卡天黑之後外面也是槍林彈雨嗎?

「為什麼不能出去?我們只想去附近走走!」長谷川解釋。

「危險啊!」民宿媽媽像抓逃學的小孩回家一樣,一隻手抓住我,一隻手抓住長谷川,硬把我們拖回來。

「為什麼?這裡治安很好啊!」我不懂。

「傻孩子,外面有比壞人更可怕的東西啊!」民宿媽媽喘噓噓的把我們拖回房間。

「外面有野生的大象啊!晚上他們什麼都看不到,走在外面,很容易被大象踩死!」

「…….」

這樣我還真的不知道,是斯里蘭卡的夜晚恐怖,還是尼加拉瓜的夜晚恐怖。

兩者的共同點就是,都死得很快。

這個時候國仇家恨已經不是重點了,珍惜生命才是最重要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