暨昨天親身體會了阿育吠陀的精隨之後,早上長谷川還拿了當地最富盛名的阿育吠陀牙膏給我用。也許是我體內的五元素–地、水、風、火、空氣,已經到了一個完美的平衡,也或許是我的人生已經體會了一個新的境界,我居然忽略了長谷川眼神背後流露出的邪惡。

我真的傻傻的擠了一大陀阿育吠陀牙膏放在嘴巴裡。

該怎麼形容呢?

以程度上的分別,如果黑人牙膏的辣度是1的話,阿育吠陀牙膏就大概是10。除了辣以外,阿育吠陀牙膏還有一種特殊的麻,這也難怪阿育吠陀牙膏標榜不但保證口氣清香,任何敏感性牙齒都能獲得紓緩。事實上是因為整個口腔都已經麻掉了,連講話都變成大舌頭,這時候誰還會在意敏感性牙齒。

另一個阿育吠陀的智慧,又學到了。

今天早上要去Nuwara Eliya的時間有點耽擱,除了我漱口花掉半小時以外,又跟長谷川去雜貨店把所有的阿育吠陀牙膏都掃貨帶回家,這種好東西沒有帶回去送給阿陶怎麼行。

這裡的火車站跟火車都很復古,火車時刻表完全是純手工的,真不知道如果不小心被一個死小孩撥亂了,大家是不是都搭不上車了,不過這不是重點,因為這裡的人都會主動來關心你要去那裡,感覺他們比你還擔心你沒搭上車。

對號入坐的火車只有到Peradeniya,過了這裡要再換小火車,爬過幾個山頭才能到Nuwara Eliya。這段路程號稱全世界最美的火車路線之一,小火車沒有座位,大家各憑本事抓住車上能抓的東西,崎嶇的山路讓火車的速度沒有辦法很穩定,通常一個小停頓整個車廂的人就會被甩到一邊,然後大家就互相攙扶回到原本的隊形,這真的是一個和平歡樂的國度。

只要車停下來,小販們就會從左右兩邊的車窗爬進來賣東西,有橘子、有飲料、還有一種灑滿辣椒的炸圓餅,不過對於充滿辛香料的食物我跟長谷川可能暫時沒有太大的興趣。

斯里蘭卡的這段小火車已經有一百多年歷史。最開始是英國殖民時為了從這裡進口大批的高級紅茶,修建了這個穿梭山林及茶園的運輸鐵路;殖民結束後,火車線路就一直沿用到今天,沒有鋪設新的鐵軌也沒有加設新的列車。

所以這裡能看見最美的斯里蘭卡,用最傳統而簡單的方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