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想要大熱天在路上走到中暑的話,參觀斯里蘭卡最偉大的建築師Geoffrey Bawa 設計的「燈塔酒店」(lighthouse hotel)是一個很不錯的選擇。Galle從17 世紀以來,就是葡萄牙人跟荷蘭人主要進出的港口,也是重要的堡壘。Geoffrey Bawa利用這樣的地形在這裡設計了這樣一個後現代簡約的酒店,坐落在岩石海角上,俯瞰著一整片的海洋。

連接一樓及二樓的中庭有一個螺旋樓梯,欄杆是複雜的青銅雕刻出來的,一路通上一個藍色的中世紀穆斯林圓頂。這一系列的雕刻有一個雄壯的名字 –The Portuguese Arriving in Ceylon under a Cloud,描繪了17世紀與葡萄牙人之間的蘭德尼韋拉之戰。

從飯店三樓往下看是令人屏息的大海。雖然是在同一條海岸線,Galle這一帶是岩岸,可以看到海浪一波一波打上來的壯麗;Hikkaduwa是一大片海灘,比較有慵懶的度假風。二樓的餐廳餐廳設計一半在室內,一半可以曬到陽光;三樓是充滿禪意的中庭。

但是現場最具震撼力的就是最靠近海邊的那個位子了,說好的到燈塔酒店來躲太陽,長谷川還是堅持要坐在這個直接被太陽曬乾的位子。

「你難道看不出來這個位子是這裡的VIP嗎?」長谷川說。

是,他是。但必需等五個小時後太陽快下山,這裡才有可能是VIP;現在只是一個熱到連服務生都不願意走過來的位子。這個時候VIP的 i 代表的絕對不是important ,應該是 insane 比較貼切 。正當我們揮汗如雨品嚐著特級(熱)錫蘭紅茶的時候,二樓陽台上有兩個西方的中年太太跟我們揮手,原來他們在舉辦一場紅茶鑑賞會。

很明顯的這些好心人怕我們在外面曬到腦袋壞掉,很熱情的邀請我們參加這場品茶會。品茶跟品酒一樣,有特殊的禮節跟文化,每個人經過簡單的自我介紹後,品茶會就正式開始了,主席給我們每人發一跟小湯匙,桌上有十幾種不一樣產地跟品種的紅茶,有Nuwara Eliya,有Dimbula,也有Kandy,每一種都可以喝喝看。進行的方式是每個人用小湯匙舀出一點紅茶,然後用快速而且不碰到嘴巴的方式,把茶吸入口中。喝完一種要先沈澱一下,經過視覺、味覺、嗅覺的內化之後,再往下一杯前進。

「簡單嘛~就吸起來,吞下去,微笑,然後講兩句廢話!」我說。在上流社會的夾縫中求生存這個我最會了。

然後我就用力一吸,果然整個嗆到喉嚨,全場大笑了起來,害我趕快躲到旁邊咳嗽。

長谷川不削的看了我一眼,搖搖頭。這時候換她上場了,優雅的走過來露出招牌亞洲甜心的笑容。為了怕跟我犯一樣的錯誤,長谷川先輕輕的吸了一口,但是茶湯穩穩的在湯匙上一動也不動。然後我就看到長谷川噘著嘴試了很多次,露出很醜很猥褻的表情,一樣是吸不起來,這時候她開始尷尬了。

吸了大概第二十次之後長谷川決定用舔的把茶湯喝完,然而這時候全場不是大笑,是譁然。

因為嗆到就算了,反正嗆到是你家的事,但是拿湯匙起來舔就失禮了,因為每一杯都有十幾個人要喝。長谷川這一舔居然讓整個活動中斷,主席這時候只好再度重申,請大家不要再舔湯匙了。

然後轉頭交代隔壁的小弟…

「去廚房拿十根湯匙給這位小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