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le最厲害的酒店之所以叫做「燈塔酒店」,原因應該不會有第二個,就是Galle真的有很厲害的燈塔。

斯里蘭卡四面環海,全島總共有25座燈塔,Galle這個燈塔幾乎是最古老的一座。為什麼說幾乎,因為他的生命歷程中有個小小的插曲。

英國人在19世紀中葉建立的這座燈塔,在當時,是斯里蘭卡的第一座。但1934年的一場無情的大火,把老Galle燈塔全部燒毀,Galle港在沒有燈塔可用的情況下,完全無法運作。五年後儘管經濟如何的窘困,新的燈塔終於在這裡又建立了起來,這次新燈塔不負眾望,比原本的老燈塔高了兩公尺。

除了有一定程度的歷史意義外,燈塔更重要的是維繫了當地人的生活重心,在一個全世界都在滑手機的年代,很難想像在這裡,大朋友小朋友的娛樂還是大家一起到燈塔附近走走。

晒了一整天的太陽,海水柔軟而溫熱,孩子們沒有準備換衣服,書包丟在一邊就全部跳下水去,大一點的孩子脫光上衣玩起沙灘排球。斯里蘭卡的熱情就像這片沙灘一樣,綿密而甜美,只要我一舉起相機,所有的孩子們就全部圍過來拍照,拍完還搶著看。

更可愛的還有一群人在唱歌跳舞,唯一的樂器是一個鼓。他們分成三到四個聲部,一邊拍打自己的身體加入即興的節拍,有時候拖拍了就自己大笑,坐在旁邊的老人吹著微風,也一邊點頭微笑。

遠一點是一個大斷崖,是眺望印度洋最好的地方;沒有護欄,也不需要護欄,因為他們每個都輪流往下跳。

「你們從哪裡來的?」一個黑到不能再黑的小哥跑來跟我們打招呼。

「我們從台灣來的!」

「泰國啊!我敢說!你們泰國人一定不敢跳!」黑到不能再黑的小哥說完,又縱身往下一跳,沒兩分鐘又爬回到我們旁邊,用原本的姿勢坐好,輕鬆到好像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這不是我的偏見,但是我認識的泰國人都不敢跳!」黑到不能再黑的小哥再次陳述了他對泰國人的了解。但我看到長谷川居然站起來測量高度。

「小哥!這有多高?水夠深嗎?」長谷川問。我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傢伙這麼容易被激到。我們就安安靜靜的在這裡坐著,偽裝成不敢跳水的泰國人,難道不好嗎?

「走吧!人生只有一次!」長谷川轉過頭來,用超熱血的眼神對我說!「You jump, I Jump!」

You jump, I jump! 我超討厭長谷川對我講這句話。每次她約我做一些很瞎的事情,像是買了貴得要死的機票去中美洲躲子彈,也是對我說這句話。但我從來也沒有辦法抵抗。

話一說完,長谷川就踢掉了鞋子,雖然濺起了不小的水花,不過也跳出了漂亮的拋物線,在那瞬間就像伸手擁抱這個世界一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