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往日,我又坐在公司的座位上,面對著一台筆記型電腦,與一疊高到快要倒下來的文件。早上八點五十八分坐下來,打開outlook,這個鬼東西就搶走我人生的主導權;九點在15C會議室參加工作會報、十點半在11A討論明年的預算、運氣好的話中午十二點可以吃到午餐,但不要高興得太早,下午一點二十分必須準時到地下室的大型會議室參加新客戶的簡報。

有的時候偷偷閉上眼睛,想像自己可以瞬間移動;老闆的聲音漸漸扭曲成被刮壞的CD,取而代之的火車轟隆隆的飛過,接著畫面切換成長谷川在斯里蘭卡跳水瞬間濺起的水花,真實到好像已經被濺溼了一般。張開眼睛,我的世界沒有改變,只有手機又跳出下一個會議通知,提醒我還有三分鐘可以去尿尿。

在這個競爭激烈的社會,我應該慶幸自己還有能力擁有一份不錯的工作,但沒有辦法欺騙自己的是,在這個空間裡,每一次呼吸都比前一次沈重。

手機又突然響了一下,這次是那該死的長谷川。

「下個月摩洛哥?」長谷川問,感覺這個人很懶得打字。

我跟長谷川每一次旅行都很隨性,通常是往來三四個 email不出十分鐘就搞定,因為她總是在我最脆弱的時候給我最致命的解藥。

「You jump I jump!」我回。一般來說我們對旅行的地點都沒什麼執念,只要是大家都沒去過的地方都可以。反正西元2063年以前我要完成環遊世界。

「刷卡單詳附件」 定機票是長谷川這輩子做過最有效率的事。

「走吧!」我回。

刷卡單回傳完畢。通常,這時候,我都還沒跟公司請假,也不確定我到底能不能請假,一直以來,我都是秉持著「頭過身就過」的老祖宗智慧。

這種過於隨性的態度也終於踢到鐵板,某一個早上我被老闆抓去開了一個很緊急的會,原因是因為我們某個很重要的客戶因為他外面那個情婦又跟另一個男的亂搞那個男的就弄監聽器監聽我們那個客戶重要的電話然後還夥同黑道開車去巷子堵他等等等,因此他必須非常確定他在法律上的權益沒有受損,跟民視連續劇有點像的劇情。就這樣,我的計畫就被一個死胖子搞砸了。

到現在我看到胖子都還有氣。

沒辦法我只好跟長谷川說我沒辦法請假了,然後跟她抱怨了一堆風水世家的劇情。

「對方是個胖子嗎?」長谷川聽完停頓了一會兒,口氣十分冷靜。

「是胖子沒錯,但,這是重點嗎?我覺得我們機票買得太倉促了,下次應該先把假搞定再說。」我十分懊悔。

「我就知道是胖子,胖子最容易誤事,這不能怪妳。我們改機票吧!」

也許,這就是為什麼長谷川是我的好朋友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