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過七千五百公尺的高空,經過十幾個小時的飛行,三頓沒有豬肉的飛機餐,四部看一看又睡著的電影,終於我們抵達了卡薩布蘭加機場,一個經典、夢幻、又神祕的城市。不過,這不是今天的結束,我們緊接著還要坐火車穿過一整片沙漠到馬拉克什(Marrakech)。從機場出來必須先搭一小段明亮而高檔的火車到casa voyageurs火車站,再換老爺火車到馬拉客什,其間的差異大概就是高鐵跟莒光號這樣的感覺。

老爺火車的車廂很有趣,走道在一邊,另一邊是一個一個車廂,裡面有一組面對面的座椅一排可以坐三個人,有一點像臥鋪火車。依照表定時間,老爺車的行使時間約莫三個半小時,也就是我們可以在晚上六點半抵達馬拉客什享用美好的晚餐,但是情總是不會按照計畫進行,不知道為什麼,有些站莫名其妙停了快要半小時不走,我們兩個睡睡醒醒,有時候很懷疑是不是坐過站了,但好在車廂一直都是我們兩個人,還算寬敞舒適。

車廂內沒有燈,可以完全感受到整個大地的變化,夕陽把乾枯的漠地染成金黃,偶而有ㄧ群燕鴨嘎嘎嘎飛過,放牧的孩子跟一整群羊趕著回家,難得看到的大樹前,一定有幾戶人家在那裡駐紮。

很快的,天色整個暗下來,只剩下這列火車在這片沒有邊際的黑暗中行使著,車廂內,還是沒有燈。

沙漠的日夜溫差很大,短短兩個小時就下降了大概20度,車廂內連燈都沒有,就更別說甚麼空調了,寒風從關不太起來的窗戶嘰嘰嘰的吹進來,我把睡到口水都流到我身上的長谷川推到一邊,起身找衣服穿。

突然,我摸到一個怪怪的東西,質感類似薄紗,但是有些沙子在表面,薄紗好像還不只一層,薄紗的底下是有點軟又不太軟的材質,好像又不是車廂的坐墊,磨蹭了一下我決定把手機螢幕打開才找得到我的外套在哪裡。

手機打開,我差點沒嚇死。

原來車廂不知道甚麼時候滿滿擠了七個人,因為他們當地人膚色很黑,再加上他們不是穿粗布就是黑紗,完全跟黑暗融為一體。

我旁邊那個包著黑紗的婦女實在太倒楣了,剛剛大腿被我摸了好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