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九點,終於,到了馬拉客什車站。

從老爺火車走下來,自然會期待車站應該是在沙漠中的帳篷或者是快要倒的土磚房子,意料之外的,是一個現代化嶄新的建築物,氣派的大廳挑高八米還有巨大的水晶燈,車站二樓的肯德基爺爺還對著你微笑著。

「哈哈!搞不懂你啊!摩洛哥!」 搖搖頭,我們坐車到了旅館。

連續飛行、轉機加上火車後,這是我22個小時後第一次看到床,連鞋子都懶得脫,立刻作出要撲倒在床上的預備動作。

「嘿!你先不要動,把背包裡的東西全部攤到床上!」長谷川命令我。

「幹嘛!你有毛病耶!你不累喔?」

「我要看你帶了甚麼東西!我一定要比較一下誰的背包比較輕!」

背包,是我跟長谷川之間小小的競賽。經過幾次的旅行,我們的行李已經進化到一個背包的大小,一個背包,我指的不是42公升的登山包,而是20公升的小背包,有多小?概念上就是比小學生書包大一點點,在我出門的時候阿陶給我的評語是「我搞不清楚你是要去墾丁還是北非」。回想起來,我也曾經是是拉著塞到快要爆炸行李箱到中東旅行的人,箱子裡面還有兩個顏色的毛線帽企圖想要作不同造型的搭配,現在想起來都好想嘲笑自己。

從20公斤的行李箱到20公升的背包,減少了行李遺失的風險、省去了在行李轉盤旁等待的時間、不用費盡心力在石板路上跟行李箱的輪子搏鬥,也不會再為找不到東西而苦惱。

消滅這些累贅之後,留下來的是絕對的輕巧與自信。

如果我已經進化到背20公升的背包到北非,那可能就很難跟拉20公斤行李的朋友一起旅行,畢竟旅行的態度是主觀的,是武斷的,沒有對錯,只是理念不合。

「不用把東西拿出來啦!我在機場偷偷量過,3.4公斤!」我驕傲的說,還是堅持撲倒在床上。

「靠邀啦! 我也有偷偷量,3.8公斤!你很雞歪下次自己帶拖鞋啦!」美女也是有失控的時候。

我硬是不帶拖鞋跟洗髮精,每次洗澡都跟長谷川借,因此少了  0.4公斤,只能說,競賽是殘酷的…

「哈哈哈哈!」我倒頭就睡,留下悵惘的長谷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