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拉克什最著名的就是美迪納市集(Medina Souk)跟狄瑪艾佛納廣場(Djemaa el Fna),白天清一色只有柳丁汁柳丁汁跟柳丁汁,傍晚開始金黃色的夕陽把整個廣場染紅之後,各色各樣雜耍的說書的舞蛇的特異人士就一個個出現。

市場上賣的東西也會從單調的柳丁汁出現別的花樣,最厲害的就是蝸牛了。

這裡的蝸牛絕不是大家心目中那種法式焗烤那種東西,是真真切切,扎扎實實的蝸牛,不但可以看到每隻蝸牛頭上的兩支小觸鬚,眼睛嘴巴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更了不起的是,可以感受到土壤的芳香跟礦物質。

放到嘴巴裡的感覺,就像跟一隻蝸牛在舌吻一般。

長谷川原本嫌噁心在旁邊看我吃,後來居然自己嗑了兩碗,摩洛哥的蝸牛可謂是一種吃了會上癮,越吃越好吃的一種食物。剛開始吃感覺很腥,而且感覺吃到土,但因為他們是用香料調味,味道像極了我們的中藥,吃到後來覺得還不錯,而且覺得很補。

走到另一個攤位,放了三大鍋的蛋,原本以為是在賣茶葉蛋,但其實他們是用中東地區常見的口袋餅,中間夾了蛋沙拉、番茄、馬鈴薯還有一些香料,最後擠檸檬進去,然後帥氣的用刀子在口袋餅中間亂切亂攪,把剛剛夾在裡面的東西絞碎混合,吃起來非常爽口。

剩下的攤位就是一堆燒烤,重複性極高,放眼往去整個市場好像要燒起來這樣。味道算還不錯,但如果一個夜市只有賣這四五種東西,實在是很虛,而且其實這個市集非常商業化,每個攤位前面都有小弟講著癟腳的英文拉客,同時也提供英文跟西班牙文菜單,跟一群歐洲人晃來晃去感覺沒什麼意思。

「我還沒吃飽耶!好空虛喔!」通常都是我一路在哭腰。我們往城門外走去,出了城門就幾乎看不到觀光客了,晚上燈光昏暗,只看到一整排賣贓貨的小販。

轉個彎,發現熱鬧了起來,都是當地人在這裡活動,馬路的一邊是賣熟食的攤販,另一邊賣水果蔬菜,相當有規模。雖說他們賣的食物還是一些用口袋麵包夾燒烤一類的食物,但是感覺跟當地人擠在一起吃就特別好吃。

回旅館的路上再次經過賣贓貨的那些人,仔細看一下他們到底在賣甚麼,有各式各樣手機,充電器,刮鬍刀,壞掉的旅行箱,還有鞋子,而且只有一隻。

「妳覺得,這些東西的主人,現在在哪裡?」長谷川有點顫斗的問。

聽完我也一陣毛骨悚然,頭也不回我們拔腿就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