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進撒哈拉沙漠的方式有很多,可以自己坐巴士,中間找個小鎮過夜,也可以選擇12小時的長途巴士直接衝進沙漠。最安全、方便、無腦的方式,可以跟我們一樣,找一個三天兩夜的local tour。至於團要怎麼選,其實也沒有什麼訣竅,畢竟人都已經在非洲,該被騙的時候就是會被騙,就像雷打下來一樣,躲都躲不掉。

但等我們上路後才知道,除了以上這幾種,還有其他的玩法。小巴士載著我們在陡峭的山路上爬升,一路上的景色壯麗到無法形容,除了讚嘆沿途的風景之外,更令人傻眼的是,有人是健行進去撒哈拉沙漠。再從另一邊的車窗往下看,居然還有人是騎腳踏車進沙漠;當我覺得這些人都瘋了的時候,眼尾有一個小小的影子飄過。

回頭一看,竟然有兩個人打算滑滑板進撒哈拉沙漠。

這樣比起來,坐小巴士這種行為簡直跟殘廢沒兩樣。

不過無腦也有無腦的樂趣。一路上不停有人關心我們要不要下車去尿尿、想不想買紀念品,小巴士還會迎合觀光客的口味,帶我們走他們認為風景最美的地方。

前進撒哈拉沙漠的路上會經過Ait-Ben-Haddou,這幾個字除了唸起來會一直噴口水之外,似乎對我們沒有太大的意義。但厲害的是,這又是另一個熱門的拍攝景點,尤其是題材牽涉到聖經、耶穌、尋寶、木乃伊或是阿拉伯王子,雖然他們彼此間關係並不密切,但通常都會想到來這個地方取景。權力遊戲也不例外,都大老遠到索維拉(Essaouira )取景了,打包回家豈不是有點浪費錢,因此Ait-Ben-Haddou就被成功的打造成第二大奴隸制城邦–凱(Yunkai)。

進到Ait-Ben-Haddou之前需要跨過一條河,河的深度不多不少,就剛好在腰間的地方。跨過這條河的心情就像人生,總是會有人問你想先聽壞消息還是好消息。

好消息是,河裡面沒有鱷魚。但壞消息是,河裡面有水蛭。

河岸邊一群驢子跟驢子的主人,都張著溫柔的大眼睛看著我們,幸好這種難以平復的心情,花一點小錢是可以解決的。

走在Ait-Ben-Haddou的城裡有點心驚膽跳,除了要堤防長谷川再度解放另一批奴隸之外,土製的階梯與房舍都非常狹小脆弱,一不小心滾下來,斷手斷腳還是其次,把聯合國世界遺產弄壞,我的下輩子可能都只能待在這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