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漸漸西沉,在幾乎沒有遮蔽的地平線上形成一條金黃色的線,強而有力的橫跨在地球的兩端。氣溫失去太陽的支持,就像自由落體一般,突然冷到手腳都發麻。

「駱駝脾氣不好,大家要溫柔一點喔!」柏柏人把一隻一隻雙峰駱駝一前一後綁在一起,像串珠珠一樣,再把這串珠珠圍成一個圈圈。每隻駱駝都安靜的蹲在地上。

「好了!安靜安靜!現在大家排成一直線,跟我過來!」柏柏人面對著這群無法冷靜下來的觀光客,忙著管秩序。我們這群人先被按照男女跟身高排好,依照每個人的體型安排不同的駱駝,太小隻的駱駝如果載到人高馬大的西方人,肯定是會累死的。

分配好之後,我們每個人在自己的駱駝旁邊站好,由柏柏人幫我們一個一個跨上駱駝背。整個沙漠廣闊無邊,講話的聲音隨著風一下子就消失在曠野裡。

不,應該要修正一下。

除了那個日本女生不停的尖叫外,幾乎是安靜極了。不過也不能怪她,她腿真的太短,最小隻的駱駝也沒辦法搭配她的身高,她的駱駝很明顯看起來不是很開心。

大家都登上駱駝之後,柏柏人喊出一個神奇的口令,這時候所有的駱駝都同一時間,穩穩的站了起來,一個偽駱駝商隊就這麼誕生。當然,那個日本女生還是在尖叫。

從一隻駱駝的高度看撒哈拉沙漠,是一件神奇的事。就像一個巨大而美麗的沙灘,海洋在這裡退居幕後,取而代之的是喜怒無常的風,分分秒秒改變著沙漠的容貌。偶爾會看到一些乾癟的植物彎著腰;他不茂盛,但也沒有死去,他看起來孤獨,但也有他的骨氣。比起那些鮮美的水草,他更值得我回頭多看兩眼。

我們的偽駱駝商隊繼續往前行進,一側的影子已經被下沉的太陽拉得老長,漸漸的好像被風吹淡了一般,那些細長的影子散在沙漠的某處,天空從橘色變成藍色,再從藍色變成更深的藍色。接下來是什麼顏色我們就分不清楚了,因為天色完全暗了下來,月亮正準備要登場。

在完全漆黑的環境中,柏柏人要怎麼辨別方向?這絕對是一個值得研究的問題。但除了這個議題之外,我更想了解的是,為什麼我們的隊伍總是被長谷川騎的那隻駱駝拖累。

「他應該是感冒了!」長谷川騎在我前面的前面,回頭跟我大喊。她的駱駝每隔幾分鐘就要停下來打噴嚏。只要他的駱駝停下來,其他人的駱駝也就被迫要停下來,我們就會感受到有如緊急煞車般的震動。

當然,那個日本女生還是在尖叫。

時間就這麼在一陣陣尖叫聲及濃厚的鼻涕聲中流逝,終於,我們到了今天晚上要紮營的營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