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從駱駝背上順利落地之後,我們都鬆了一口氣,駱駝也鬆了一口氣,一路上帶我們的貝都人也鬆了一口氣,因為那個日本女生終於停止尖叫了。貝都因人把最後一個行李拿給那個老外之後,留下一個耐人尋味的笑容,就轉身進入另一個帳篷準備我們的食物。我跟長谷川看了,也相互給了一個奇幻的笑容,因為那對美國夫妻帶了三個29寸的行李箱,還小心翼翼的檢查是不是有刮傷。但我想他們應該後悔了,因為在這個完全漆黑的沙漠裡,換幾套禮服也不會有人看到,更何況,連洗澡的機會都沒有,吹風機這種東西應該不需要拿出來才對。

這群廢柴領了自己的行李之後就或坐或臥散在這片無盡的沙上,駱駝都還沒嫌累,這群人就開始抱怨屁股很痛。

跟團嘛…我想耍廢應該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重點。

在這樣荒蕪的沙漠中,手機早已經失去聯繫的功能,在這樣重度倚賴網路社群的時代中,大家嘴上不說,但或多或少血液裡焦慮的成分還是默默在沸騰,明明在這個不可能有訊號的撒哈拉沙漠,還是有人無意識的拿出手機檢查訊息,這種症狀很明顯需要勒戒。

靈巧的貝都人很快的就招呼我們進到另一個帳篷吃晚餐,昏暗的油燈搖晃著每個人身影,整個帳篷瞬間看起來有如萬花筒一般旋轉了起來。貝都因人先上了麵包,味道就如我期待的,乾的、冷的,還帶著一點沙沙的質地。這種硬派的口感吃起來實在太令人興奮,我合理推斷,我現在吃的麵包,跟當初在江湖上遊走的大漠英雄吃的,應該是同一款。

然後主菜上場了,貝都因人在這個沒水沒電的荒漠中,魔術般的變出一盤炒飯。但如果,你跟我的外國朋友一樣趴在桌上等著下一道熱騰騰的菜,那你就傻了。

是的,今天的晚餐就是一籃麵包,跟一盤炒飯。

貝都因人發給我們每人一支湯匙,如果,你跟我的外國朋友一樣,趴在桌上等著貝都因人發給每個人小盤子跟餐巾紙,你又傻了。

沒錯,像長谷川這樣聰明的孩子都知道,求生的力量這時候應該要戰勝平常的衛生習慣,不趕快拿起自己的湯匙挖桌上的那盤炒飯,就只能餓肚子到天亮。

炒飯的質地非常好,如果以中菜的標準來看,絕對是粒粒分明。但除此之外,還多些粉末狀的口感,這我們就不要再細究裡面的成份了,趕快狂野的吞下,才是正確的。

這就是撒哈拉沙漠,最真實的味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