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的太陽有著無限的戲劇張力,才剛剛露出幾束刺眼的光線,一不留神,整個大地就像倒了蜂蜜一般,成了又濃又稠的金黃色。

這時候昨天上演的偽駱駝商隊又要出發了。這次大家很有經驗,自動排成昨天的隊伍,柏柏人一聲令下,駱駝們就齊聲站了起來,感覺比昨天有精神多了!

才不到早上八點,陽光的熱力就讓人無法招架,頭皮發燙到很想把整壺水往頭上淋去。但回頭看著太陽勾出來駱駝的影子,覺得即使被灼傷也值得了!沙丘優美的弧線,一點一點的隨著風慢慢的變化,看久了,覺得自己彷彿被流沙吸進去一般,但,也毫無悔意。

這時候我跟長谷川要跟大家分開了,因為我們想直接去費斯(Fes),我們下一個城市。同團的韓國三星哥也想跟我們一起,雖然不太清楚他是原本就計畫這麼走,還是想找機會跟長谷川攀談,總而言之,我們現在是一個三個人的小隊。

頂著燃燒的烈日,騎著脾氣很差的駱駝,在最後一滴水喝完之前,我們終於回到鎮上,找到一輛出租車願意載我們去費斯,原本以為路上會出現一整排計程車等著載客人,但其實是意料之外的冷清,這個情況也不好再多殺價了,在殺下去怕司機奇蒙子很差叫我們自己騎駱駝去,就不好玩了。

我們的司機依照慣例是一個烏漆媽黑只會講阿拉伯文的阿伯,一路上都非常熱情的回頭跟我們攀談,當然是用阿拉伯文。阿伯看到我們表情木然,完全沒有要回應的意思,不知道哪跟筋不對,激動的大踩油門。

不要說人家什麼很落後沒規矩,馬上歐伊歐伊的警車就出現了。老伯連忙解釋,揮汗如雨,警察臉皮連動都沒動,一張罰單馬上就開下來了。老伯只差沒有抱頭痛哭而已,我想他一天賺的可能都不付起這張罰單,老伯一路都在碎念,每遇到一個紅燈就把罰單遞到我們面前,意思應該是叫我們付錢。

經過了七個小時(其中有一個小時是老伯把車開到他朋友家跟他抱怨罰單的事),氣溫也默默下降了20度,終於擺脫了嘴巴沒有停過的老伯到了費斯,到我們要下車的時候他還是不忘把拿張罰單拿到我們前面叫我們負責,我跟長谷川冷漠的背起包包走了,留下在原地咆嘯的阿伯,還有悵然的韓國三星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