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擺脫了不停碎念的老伯,我們到了費斯。我們來自韓國三星的朋友,一下車就馬上拿了自家產品,開啟GPS地圖。

「妳們晚上住哪裡?我可以一起幫你們找!」同樣來自亞洲的朋友十分的熱心,但其實我們早就跟他說過了,在這裡,科技是使不上任何力氣的。

最後我們用了最低階的方式,那就是打電話給飯店的人,請他們來接我們。當然,這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要清楚描述「我們現在人在哪裡」,就花費了好多唇舌。等了大概二十分鐘,幾乎我們要放棄的時候,終於看到一個身形清瘦的女孩子對著我們走過來。「太好了!」我想!終於,我跟長谷川握著那個女孩的手,像是看到老朋友一般想要大哭。這時候,我們居然又看到韓國三星男從另一條巷子鑽出來,原來,他還在原地打轉。

那女孩帶我們穿過無數羊腸小巷,撥開一群群擠在巷子裡面的牛羊,經過幾個跟手臂只有一公分距離的熱油鍋,在一條死巷子,我們找到了Dar Seffarine,今天晚上的住所。

我必須承認,剛踏進Dar Seffarine的時後,我真心的感到非常羞愧,因為我們滿頭滿臉的沙子加上全身的駱駝味,實在跟這個地方格格不入。服務人員看我們冷到臉色發白,邀我們坐上阿拉伯宮庭式的沙發,遞上一整個托盤的高級茶點。中庭的頂部透著幾束光線,四周點滿了蠟燭,大門一關上,安靜到連腳步聲都清清楚楚,忘記外面就是大嬸們扯破嗓門叫賣的菜市場。

「我們…住得起嗎?」長谷川拉著我的衣角,用最小的音量問我。的確,在這個當時,我真的有點怕我當時在他們官網上是否少看了一個零。

映著閃爍的燭光,順著狹小的樓梯上樓,終於看到我們今天晚上要住的房間,沒有門鎖,只有一個小小的門栓,八公分實木的大門被長谷川用蠻力推開。

「這個房間沒有門鎖嗎?」我回頭問帶我們上樓的小妹。

「不需要啊!這裡的房間全部都沒有鎖!」小妹笑著說,笑容中彷彿有一種「你真是老土」的意思表示在其中。我聳聳肩,反正我跟長谷川應該是所有旅客中身家財產最少的。

房間擺設簡單樸實,但卻充滿精緻的巧思,每件小家具明顯看起來都是高級貨。小妹大概介紹一下周邊環境之後,告訴我們今天晚上七點有一個介紹Dar Seffarine的活動,問我們要不要參加,活動結束後可以一起在頂樓吃晚餐。

我跟長谷川大概用了半瓶的洗髮精才把自己弄乾淨,洗完之後發現浴室地面上大概積了一公分厚的沙子,心中再度感到非常羞愧,又花了一個小時清理浴室,好不容易趕在七點在被蠟燭包圍的中庭集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