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很難想像,費斯這樣一個小小的地方,有將近一萬多條的街道,跟五百多個區域,無疑的,這是全世界最容易迷路的地方。不僅如此,這個城市像是在時空膠囊裡一般,從西元12世紀以來,他的面貌和現在基本上是一樣的。整個費斯,從房子到街道,完全看不出現代化的痕跡,舊城區一條17公里長的中世紀阿拉伯城牆,奇蹟一般的保留得完好如初。

費斯的人們不諱言的,也是倚賴著觀光客生存著,但他們的真實生活的確是以一種極為傳統的方式在進行。費斯的空氣中充滿了羊皮、駱駝皮、驢子大便、廉價染料,還有各種刺鼻的香料混合出來的味道,除此之外,還有汗臭味跟孜然味。這種特殊的氣味主要來自於狹小、蜿蜒、令人崩潰的街道。市場上人跟人之間完全沒有距離,就是這麼身體靠著身體移動著;巷弄裡最常看到的小夥伴就是驢子了,他們總是垂著大眼睛,很認命的低著頭,賣力搬運著比自己身體大出很多的貨物。

費斯最知名的就是皮革染坊,從稍微高一點的地方往前望,很容易就可以看到一整片從古至今傳承下來的古法染缸與石槽,高度污染這件事情恐怕不是摩洛哥人最關心的,只要能夠稍微緩和這種揮之不去的惡臭,他們就覺得天下太平。所以附近的店家常常會分送薄荷葉給觀光客,放在鼻子前面吸個兩口也許可以稍微消弭恐怖的染料味,但陌生人給的東西還是不要亂拿的好,很有可能店裡的小弟就會從後面追過來要錢。

除了觸覺與嗅覺的刺激以外,閉起眼睛,費斯也很有戲。

路上各處都是商人的叫賣聲,敲打銅鐵的聲音,還有驢子走路的蹄聲。這裡從皮件飾品、金銀珠寶(當然不知道真貨還是假貨)、還有各色民生必需品應有盡有,更不用說還有數不盡的手工藝品店。走在路上,我跟長谷川幾乎視聽不到對方說話,所到之處永遠都有人對我們大聲的叫囂,他們大部分以為我們是日本人,字正腔圓的大喊こんにちは(kon ni chi wa),看到我們沒有反應就會大聲叫著「泥號」!萬一不小心被他們看到我們上揚的嘴角,馬上就被斷定是兩個聽得懂中文的女孩,接下來他們就會像鸚鵡一樣此起彼落你一句我一句的「泥號」「你豪」「逆好」,這個永無止境的合音會一路跟我們到分岔的路口,然後他們就會相視大笑,這樣的遊戲可以玩一整天。

剛開始我們覺得被騷擾,後來我們覺得厭煩,又過了一陣子,我們開始可以欣賞這種無限蔓延的吵雜。或許,這不是噪音,而是我們應該換個角度用耳朵去感覺的,另一個摩洛哥的姿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