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安的建築古樸,主要進入舊城區的入口艾因門,小到完全感受不到他的存在,通過門口的拼石圖案後,就進入這個藍色的世界。紅瓦的斜屋頂點綴著數不盡的藍,為這個小城勾勒出立體感,寬窄不一的路面鋪著各種石塊與鵝卵石,大大小小前後呼應,交織出一種豐富的巧思。

走進城門之後會看到一個小廣場,廣場的角落是一個小吃店,賣的是一些家常菜–咖哩雞飯跟南瓜湯。尤其是南瓜湯,被長谷川封為全摩洛哥最好喝的南瓜湯,在這裡的每一天都是從南瓜湯開始,又從南瓜湯結束。

除了打翻的藍色顏料外,蕭安另一個迷人的地方是,這裡充滿了貓。

一切都跟夢裡潛意識中釋放出來一般,整個深深淺淺充滿藍色的城市,住著一群穿著長袍的巫師,充滿靈氣的貓咪在腳邊自信的探出頭來。

蕭安的氣候濕冷,在這裡特別容易看到當地人穿著一種中世紀巫師一般的長袍,連在衣服上還有尖尖的帽子,穿起來簡直是充滿了戲劇張力,只差一把鐮刀,就可以去演舞台劇裡面的死神了。這種衣服叫做Djellaba,傳統上是由不同形狀和顏色的羊毛製成,原本是在特殊的慶典上才能穿著,淺色的棉布代表已婚,深色的棉布代表單身,但因為太舒適了,輕質棉布的djellabas現在變得流行,尤其是一個年紀以上的阿伯們,大家都是用這種詭異的造型坐在巷子口聊天。

這麼優質的產品,我跟長谷川當然沒有放過。

於是我們就一人買了一件,而且還是相當好看的直條紋系列。這不穿還好,一穿上整個就欲罷不能,保暖、透氣、方便、舒適,所有該有的功能全都有了,走著走著飄起了小雨,我們還順便測試了防潑水的功能。最重要的是,這不但是一件可以光明正大穿出去的睡衣,而且你還會發現路上好多人都跟你一樣穿著睡衣在路上走,我想,所謂的睡衣派對,一定是從摩洛哥傳出來的無誤。

這個城市不大,除了把自己埋在深深的藍色中,還有一個巧妙的方法可以欣賞她。Hotel Atlas Chaouen飯店本身沒什麼了不起的特色,但是他卻是霸佔了這裡的高處,只要是一個有陽光的午後,就可以藉著上帝的眼睛看到極盡聖潔的光,從雲端射到地面;在接近傍晚的時刻,家家戶戶還有烹煮晚餐的煙霧,一來一往反射出眩目的光線。只要有一杯咖啡跟一張椅子,我跟長谷川就可以坐在這裡一個下午不動。

一個是非洲又不是非洲的地方,一個像歐洲卻又不是歐洲的地方,一個像在夢裡卻又這麼真實的地方。

 

 

 

 

 

 

廣告